duanwu.jpg

 

方旗詩選《端午》(全集)

(2011-02-05 08:26:53)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苑撷英

端午 (全集)

方旗詩選

關於方旗:

  方旗,1937年生,本名黃哲彥,國立臺灣大學物理系畢業,美國馬里蘭大學物理學博士,現執教於馬理蘭大學。

  詩作有特殊的節奏,常藉詩行的安排,造成部份視覺上的規律性與統一性,又進一步造成獨樹一格的韻律效果,能發明特殊情境,開拓吾人的視境。自費出版詩集有《哀歌二三》 (1966年6月初版) ﹐《端午》(1972) 兩本,內文編排採直式齊尾的形式,有點像是山脈橫走,創發了之後圖像詩的思考。

有無

 1 小唱瓶花

 3 The Jefferson Memorial

2 口占一首仿里爾克

4 後院

5

6 巴比倫塔

江南河

 7 端午

8 蔗田

9 新雛

10 簷前

11 裸體

趕集

 

12 孔雀

13 窗幃

14

15 高樓

16 初抵紐約

17 露臺

18 故鄉的時間

19 小犬Goya

20 一九七零年中秋

21 愛倫坡之墓

IV 哀歌

22 奧菲爾斯之死

23 湘靈

24 烏江

V 畫冊

 

25 瀑布

26 噴泉

27 雪人

 28 倚欄圖

29 素描

30 民謠

31 石穴

32 海濱公園

33 天使

34 洛神

35 Thus Spake Muse

36 Subway

 

有無

 

1 小唱瓶花

 

垂睫憑欄

寒梅慵懶地斜倚瓶口

疏影裡紅暈的小天地

兩三聲宮商羽徵的古代音樂

 

而瓷瓶依然保持

泥土的記憶

依然堅持要擁有雲樹

堅持要發源一條河流

諦聽驚濤拍岸的嘯聲

 

2 口占一首仿里爾克

 

夕陽與我之間

亂雲雕塑聖徒的頭顱

雲與我之間

海模仿蜥蜴變色

海與我之間

魚船是釣者的浮標

船與我之間

面具似的沙灘

沙灘與我之間

瞳人似的你

 

在你的身影之後

沙灘似時間連綿

沙灘之後

虛空或是真空

 

  3 The Jefferson Memorial

 

鳥鳴啾啁

音符形狀的鳥

湖給天以顏色

風每奔向廊柱

花落如糝﹐又一瓣花落了

悄悄改變了地球的輪廓

 

你站在我面前

就像在鏡子前面

在無言的對立中

說盡女子與鏡面交換的話

枝頭空瘦﹐世界變了

又一片花瓣落向你

 

湖給你的身姿你的衣裳

鮮明的倒影

加倍了你小寒的顏色﹐沉默

 

4 後院

 

設使紙屑的輓歌是蝴蝶復活

設使復活的蝴蝶飛過曬衣竿

設使曬衣竿上酒旗招展

設使滿風的酒旗遮斷煙囪

設使工廠的煙囪生產彤雲

設使載雨的雲俯視涸池

設使涸池裡儵魚出遊從容

設使我們快樂似魚如何

 

5

 

煙囪拖出一縷炊煙

水去雲回

長街的樓房馳離月台

落葉沾地又飄起

不知是狂歡還是猶豫

你無言地小立在窗前

以憑臨車窗的神情

以怯怯的姿勢捧一卷詩集

仿彿那並不完全屬於你

疏林外﹐那亂山後的太陽

浮動在太陽後的亂山

不知將昇或是將落

 

 6 巴比倫塔

 

在海灘上堆沙為戲

建築可憐的巴比倫塔

連白鷗也懶於拾荒的午後

我們的語言紛紜如霧了

 

塔身冉冉上昇

依稀是當年的模樣

我曾經堆築過﹐在另一沙灘

漲潮了﹐在海水摧毀它之前

讓我們完成這詛咒的塔

 

 

 

 

 

 

 

 

 

 

 

 

 

 

 

 

 

 

 

江南河

 

7 端午

 

穿起古時的衣裳

遂有遠戍人的心情

江南的每條河上都有船隻

各自向上游或下游尋去

呼喚魂隨水散的故人

 

8 蔗田

 

糖廠的煙囪拖拉小火車

沿土地的刀疤馳去

空氣裡充滿糖分

沉澱在蔗農身上﹐卻是鹽漬

 

9 新雛

 

掙脫卵形的小宇宙

新雛啁啾檢示羽翼

天空是另一層蛋殼

何時才能破壁飛去

 

10 簷前

 

簷前的的冰柱是誰的悲哀

窗玻璃隔絕街景

若盲人之目

生澀的眼睛﹐雖然失明

猶自垂落雙淚到襟前

 

11 裸體

 

獅群逡巡在草原

土地的永恒的士兵

他們的制服整齊劃一

像雨一樣是裸體

 

12 孔雀

 

燈火乍明

孔雀絺絺索索展開

舞台宮殿的布景

而雀屏背光的另一面

恰如戲子悲哀的後臺

 

 

 

 

 

 

 

 

 

 

 

 

 

 

 

 

 

 

 

 

 

 

 

 

 

 

 

 

趕集

 

13 窗幃

 

窗幃在風前

不知如何自處

雁字回時

寂寞的天地間響過一聲梆子

你記起你忘記的

閑愁如雲絮隨意繁殖

你忘記你記起的

靈魂也依循地心引力

一朵雲傾斜如帆

以鐵錨軋軋的聲響

呼喚涯岸

 

14

 

也許你是先知﹐是魔笛

是櫻桃之蜜

特地為我而設的煉獄

我尋找你﹐在寂冷的謎宮裡

除卻回聲﹐遠方還有什麼訊息

穿過石墀斷柱殘垣

迴廊階梯

便見殘垣階梯斷柱

迴廊石墀

就這樣地老天荒走下去

火炬突然顯示夜之廣漠

斯時有人尋尋覓覓

因我而來

也許我是先知﹐是魔笛

是櫻桃之蜜

特地為他而設的煉獄

 

15 高樓

 

高樓望斷

有時長窗是牆壁有時

牆壁是長窗酒瓶半滿

還是半空細細端詳日

曆上數字的行列若地

圖的鐵道公路城鎮橋

樑一朵雲如降落傘在

遠山背面虛無地飄下

霜降第三日紅葉紅不

               燈火已黃昏

 

 16 初抵紐約

 

八方風雨敲打小小的擋風窗

天地濃縮﹐恰與車箱等寬

小車如舟趕一程水路

早已入而糜至葬身魚腹

只是木偶還沒發覺

 

紐約突起黑鯨觸天的脊樑

在閃電和血液中嬉戲

呼吸間偶然吞沒了我

唉﹐紐約並沒發覺

一點也沒發覺

 

17 露臺

 

我預期一個虛偽的回答

果然你在矇矓裡期期發音

這是半山上臨海的露臺

風來自海市光來自蜃樓

夜在海洋與眼簾之間流動

天體的動物園中

一團形如鷓鴣的雲生下了

月亮的鶉蛋

你嗓音低啞

從高背藤椅傳來

說著海洋乾枯﹐石頭

腐爛那一類的話

只是獅子座猛然射出

煙火的噴泉﹐小提琴

時鐘與花束沿天河順流而下

揮濺乳液與蜂蜜

我不禁歎息輕輕﹐心醉微微

 

18 故鄉的時間

 

因為遠隔著柵欄﹐牆壁﹐幃幔

我只能叫你以抽象的名字

雙軌的河流﹐雙層的地平線

我三角形的故鄉﹐圓錐形的故鄉

一自洋流拍擊我的窗戶

說﹕跟著我走

盆地被我視為沙漠

夜被我稱為真空

所有在我五指中

所有在我手心之囚牢中

以鄉音呢喃的十萬燈火

全照不亮我

這裡﹐時間長著齒輪的利牙

在柵欄﹐牆壁的那一邊

時間有溫潤的嘴唇

有另一種臉譜﹐另一種慣性

未將纖維織入年輪

未將血脈注入河流灌溉沙漠

未將我空虛的雙手

擁抱你多臂的真空

  

19 小犬Goya

 

如是﹐人獸各自劃地為牢

囿禁在軀殼的囚籠

你獸類愁苦的長臉

深鎖宇宙一小部分的秘密

 

然則﹐眼睛是小小的奇蹟

讓我跨越界限

偷偷窺見靈魂的地理

原始林中太古的夜

山果霜枝﹐火與我們同在

我們的影子落在岩石上

岩石的影子落在地球上

地球的影子

無依無靠地飛翔

何處才能找到一堵牆

我們與夜同在﹐且將通過夜

 

20 一九七零年中秋

 

簷滴最後的淅瀝

路燈下

痴肥的黑貓轉入巷子

一星燦然

在屋頂與天線之間

又白又圓的

當然是月

 

守著簷滴像更漏

路燈是垂掛在枝頭的檸檬

貓在巷底以九條命呼叫

一星徘徊在天堂門口

而天線伸出觸鬚

向天空吸取養分

 

至於月亮

那與林黛玉對泣的月亮

誰也不曾踏上

除了嫦娥

 

21 愛倫坡之墓

 

1

 

這是午後﹐任何一個午後

馬達﹐起重機騷動你的故里

你埋在地下如種子

在港埠林立的摩天樓與摩天樓之間

萌生一塊異端地的墓石

 

嫣紅的愛情﹐蒼白的妻

黑貓和煙斗﹐你抽煙斗嗎

那夜你尋酒而去 ……

手撫碑石﹐寒氣如大衣緊裹著我

如此接近詩魂酒魂

隔著清淺的一個世紀

寂寞陪伴時間﹐你用剩的時間

泛濫在廢園

比空氣更清冷﹐比死亡更純粹

 

2

 

影子留下

若 Cheshire貓

虎形的臉上剝下的微笑

在你的影子裡

尚留一點血液的餘溫

一星太陽的灰燼

突然頸子絞緊發條

在突然變冷的紅磚牆上

蠻性地抽搐

痙攣﹐近乎復活

若春日的火焰

把我點亮

 

 

 

 

 

 

 

 

 

 

 

 

 

 

 

 

 

 

IV 哀歌

 

22 奧菲爾斯之死

 

群獸﹐你們還記得

那是何等的簫聲

尤如在第一次愛情的夜晚

初次辨識感情的輪廓

揮濺一滴感激的淚

 

赫密士﹐你親眼看到

那是何等的步伐

跨越陰陽交界﹐宛若分享

一枚秋實﹐上弦月照著人間

下弦月照著忘川

 

所以﹐奧菲爾斯﹐我無法瞭解

這算是什麼樣的死亡

冥府中來去自如的你

竟在狂婦的舞蹈中宣告終止

說﹐什麼是靈魂的體積

死亡的重量

  

23 湘靈

 

然後﹐我看見了你﹐啊﹐湘靈

由高絕的鳥路俯瞰

洞庭波兮木葉下

畫舫載你逆流而上

甲骨文的星斗或在天或在水

簾裡爐香幽幽雲集

攻擊你清淺的睡眠﹐我的故里

生於斯長於斯

我是你將唱未唱的歌前來降生

你未夢之夢挾帶遠方的山水前來入夢

願在頰而為胭脂

願在額而為香汗

成為血﹐為計時的心跳

成為噓息﹐為均勻的呼吸

讀遍你靈魂的壁畫﹐歌於斯哭於斯

        帆轉湘轉

        望衡九面

鬟鬢微動﹐你知道是我嗎

氤氳陪我在你眉睫探險

遲遲找不到入口

我已遲到二千年

微霜渺渺﹐熊羆呴嗥

黑旗獵獵在船首﹐鬼火窺舟

誰在你胸口插下斷劍

長出血的罌粟

桂棹蘭槳因超重而開始沉沒

我與你相偕沉沒漩渦迷人的瀟湘

   

24 烏江

 

在風中消失的

在風中隨著蘆花消失的

都讓它消失

 

在江邊沉埋的

在江邊隨著泥沙沉埋的

都讓它沉埋

 

林莽的餘韻﹐古渡的興衰

逝水的智慧﹐荒祠的歲月

三艘船在江心交錯而過

漁船是項羽

擺渡的舢舨是虞姬

而錦帆的木蘭舟

是他們的愛情

或者舢舨是霸主

木蘭舟是虞美人

而漁船是愛情

不﹐也許木蘭舟是重瞳 ……

當雁字劃過長天

刮出淒厲的磨擦聲

一切全沒關係

轉瞬間舟楫各自東西﹐分離

 

 

 

 

 

 

 

 

 

 

 

 

 

 

 

 

 

V 畫冊

 

25 瀑布

 

溫雅的呼吸

簪花的河

憩睡在暖暖的床上

美麗有如

神密有如

純粹有如

而河床折斷脊樑﹐囚禁在水珠的聲

浪迸射﹐困獸掙拖枷鎖﹐野草出土

的衝刺﹐撐起天壁﹐有人騎馬奔來

﹐是 Centaur ……

仿彿冰川

仿彿酒精

仿彿霜花

之後﹐春煙自碧

什麼是玉石

什麼是擂鼓

你漸行漸遠

仍然是河

  

26 噴泉

 

何必為無常的流變哀嘆

只要你時時如鳳凰復活

光與水沫混和

隱形的支柱擎天而起

雕塑 Janus 的兩張臉

東望的顏臉是樹和尖塔

西向的是河川和雨

沒有存在﹐只有本質

沒有夢﹐只有青春

何而後才能把祈禱交付在你空虛的手勢

何而後才能把期望寄託在你水質的身軀

在面具與面具之間

你膨脹﹐爆炸

碎片繽紛落下

於是乎光與水沫混合

隱形的支柱擎天而起

何必擔心時間會傷害你

倘若你像石頭只有形狀

 

27 雪人


1
 

唯獨誰有完全冰冷的手

才能捉住冬天的尾巴

才能拒絕屋簷的庇護

而不至於在獵犬的長嚎中

抖顫

 

唯獨誰曾凝凍了體內的暗流

才瞭解寂寞

才敢瞪視刺眼的蒼白

而不至對著零亂的腳印

哭泣

 

雪塵如虎翻滾

追逐﹐撲殺

展示風的形狀

有誰知道雪人

也想牙牙學語

也需要愛情

暗戀著太陽

 

2
 

記憶是雪人玲瓏﹐說

我與生長我的大地同一質素

雪人如燭臺上的鯨脂

一邊垂滴蠟淚﹐一邊死去

 

日神燭照﹐雪人

一半隨著蒸氣尋找旭陽

另一半成為暗水

所有剩下的

我們珍藏在心田似冰原 


 28 倚欄圖

 

怎麼你轉身過去

再看不見你傾城的臉龐

而柔夷輕扶雕欄

似磷在黑夜裡發光

 

總是曹衣似水﹐總是吳帶當風

美麗的女子總知道

如何以哀傷的姿勢倚欄

秋聲四起﹐青蟲吐絲

在琵琶形狀的星座下

太湖石傾聽

盈滿一池的水珮風裳

一任水晶簾搖著風鈴

只是定定地望著玲瓏秋月

莫非想看月亮背人的另一面


29 素描

 

夜自煤坑昇起

在山脈平原上擴散

拭去浮屠﹐城牆﹐稻穗

裸體土地的基型

然後吹奏著貝螺入海

在起伏如心潮的波濤上

夜鳥瞰﹐斟酌﹕不能刪減一分

 

夜簡化山根林莽

我們依稀辨識

天地間的元素﹕

星雲﹐月火和海平線

那蛇行在天的細線

若一曲流歌佔有整個空間

暗藏城堡、阡陌、煤坑 ……

 

30 民謠

 

蘆溝橋上有多少獅子

橋下流過多少水

水上有多少夕陽多少血

多少騾車趕過橋樑

 

石板負載多少重量

殷殷           的鬱雷帶來

多少當年的砲聲

多少受傷的獅子怒目看著你

 

31 石穴

 

在這裡曾呈現靈魂最後的構圖

曾響徹人間最初的戀歌

鐘乳如何由洞頂探下手臂

地下的石手就以同樣的姿勢伸出

不知誰是本相﹐誰是影像

行將分離或是剛剛觸及

一切猶在進行中

 

水珠滾落在石壁

恰似情人眼眸的一滴淚

猶留些許鹽漬在唇邊

就這樣無盡期地等待第二吻

說你記得﹐你還記得

夕照學習壁虎由洞口爬進

直至地穴的伽藍最深處

在化石林中焚化

燃燒多少熱情於此一瞬

說那是光﹐再說一次那是光

 

32 海濱公園

 

而你﹐Pretos , 當旭陽之金蜂

初訪海浪的芬瓣

你忽而長髮披肩﹐一笛在手

忽而銅肌虯髯﹐金戟閃閃作光

是否正在暗示

Flora 螓首蛾眉 

忽而是羞澀的村女

忽而是艷光照人的貴婦

千幻的影像如口令

在綠葉間依序傳呼

以是諸色團錦轟然醒來

每一株莖都搖著花旗

全世界只有一朵花﹐所有的春天
 

33 天使

 

驢子鳴時﹐玫瑰開了

你來

來自天使群中

白得像雨

穿著青色衣裳

 

手牽著手

天使與我同行

翅膀輕輕拍拂我

使我更像斑鳩

路旁的油加利樹

滴溜溜轉身

是否曾經轉身

天使的手渾若無骨

在我手中

只是空氣﹐只是煙

 

34 洛神

 

河比樹還綠﹐船比河還老

流水尾隨婀娜的風帆

蜿蜒而去

你究竟走在河的此岸彼岸

還是河的第三岸

 

淒然似秋﹐煖然是春

野雛菊匍匐在地

宛若落英

誰知道這血色的朝陽

竟是殘照

 

洛神﹐你是什麼

安睡在琴上的歌

歌﹐你究竟是什麼

含蘊在一滴淚裡的愛

可是愛﹐你究竟是什麼

介乎兩次死亡之間的永恆

然則永恆﹐你是什麼

 

35 Thus Spake Muse

 

又是一年春草綠

你還記得那條河流嗎

河畔沒有砧柱﹐沒有女子的青衫

沒有青衫的女子在砧上搗衣

因為原來就沒有河岸

沒有河岸擁抱流水﹐迎送舟楫

我如咿呀的櫨歌死在每一帆檣

既無櫨歌﹐亦無帆檣 

又如清風生長在青青的柳條

既非清風﹐又非亂絲繁絮

呼喚我﹐我才成形

如露珠由空氣裡走出落足在葉尖

呼喚我﹐我才有肯定的身姿

投影在風光冉冉的阡陌

而當你放棄尋找

我只是暖靄

暖靄只是遲暉

遲暉只是薄薄的大氣

春風又綠

那條河流是否還在那裡

 

36 Subway

 

Subway車站﹐墳之入口

階梯下降通往月臺

我們將到遙遠的地方去

 

喘息﹐喘息﹐電車戴著礦工的燈帽

奔向黝黑的地道

在根鬚之下﹐與河流同行

根鬚是向地心生長的樹﹐另一種風雨

在菌類與礦物質的國度裡

而在車廂中﹐我們隨車的節奏抖顫

在電風扇嚴密的監視下

唯有招貼上的銀行利率和彩票廣告

才使我們驟然記起地上的世界

 

喘息﹐喘息﹐電車戴著礦工的燈帽

奔向夜

溫香的血﹐綠磷磷的獸睛

在暗水中行走的裸女與走獸

白楊林中滿而不盈的波光

看來極像是忘川

原來正是忘川 ……

 

奔向夜, 奔向女王的新婚之夜

神祇的貞操與地獄的情慾

由蛹看見蝶

由礁影認識珊瑚

由地火會見太陽

由石窟通過冬聽見第一聲的流鶯

 

階梯上升﹐歡愉地把青天還給我們

 

有無

 

1 小唱瓶花

 

垂睫憑欄

寒梅慵懶地斜倚瓶口

疏影裡紅暈的小天地

兩三聲宮商羽徵的古代音樂

 

而瓷瓶依然保持

泥土的記憶

依然堅持要擁有雲樹

堅持要發源一條河流

諦聽驚濤拍岸的嘯聲

 

2 口占一首仿里爾克

 

夕陽與我之間

亂雲雕塑聖徒的頭顱

雲與我之間

海模仿蜥蜴變色

海與我之間

魚船是釣者的浮標

船與我之間

面具似的沙灘

沙灘與我之間

瞳人似的你

 

在你的身影之後

沙灘似時間連綿

沙灘之後

虛空或是真空

 

  3 The Jefferson Memorial

 

鳥鳴啾啁

音符形狀的鳥

湖給天以顏色

風每奔向廊柱

花落如糝﹐又一瓣花落了

悄悄改變了地球的輪廓

 

你站在我面前

就像在鏡子前面

在無言的對立中

說盡女子與鏡面交換的話

枝頭空瘦﹐世界變了

又一片花瓣落向你

 

湖給你的身姿你的衣裳

鮮明的倒影

加倍了你小寒的顏色﹐沉默

 

4 後院

 

設使紙屑的輓歌是蝴蝶復活

設使復活的蝴蝶飛過曬衣竿

設使曬衣竿上酒旗招展

設使滿風的酒旗遮斷煙囪

設使工廠的煙囪生產彤雲

設使載雨的雲俯視涸池

設使涸池裡儵魚出遊從容

設使我們快樂似魚如何

 

5

 

煙囪拖出一縷炊煙

水去雲回

長街的樓房馳離月台

落葉沾地又飄起

不知是狂歡還是猶豫

你無言地小立在窗前

以憑臨車窗的神情

以怯怯的姿勢捧一卷詩集

仿彿那並不完全屬於你

疏林外﹐那亂山後的太陽

浮動在太陽後的亂山

不知將昇或是將落

 

 6 巴比倫塔

 

在海灘上堆沙為戲

建築可憐的巴比倫塔

連白鷗也懶於拾荒的午後

我們的語言紛紜如霧了

 

塔身冉冉上昇

依稀是當年的模樣

我曾經堆築過﹐在另一沙灘

漲潮了﹐在海水摧毀它之前

讓我們完成這詛咒的塔

 

 

 

 

 

 

 

 

 

 

 

 

 

 

 

 

 

 

 

江南河

 

7 端午

 

穿起古時的衣裳

遂有遠戍人的心情

江南的每條河上都有船隻

各自向上游或下游尋去

呼喚魂隨水散的故人

 

8 蔗田

 

糖廠的煙囪拖拉小火車

沿土地的刀疤馳去

空氣裡充滿糖分

沉澱在蔗農身上﹐卻是鹽漬

 

9 新雛

 

掙脫卵形的小宇宙

新雛啁啾檢示羽翼

天空是另一層蛋殼

何時才能破壁飛去

 

10 簷前

 

簷前的的冰柱是誰的悲哀

窗玻璃隔絕街景

若盲人之目

生澀的眼睛﹐雖然失明

猶自垂落雙淚到襟前

 

11 裸體

 

獅群逡巡在草原

土地的永恒的士兵

他們的制服整齊劃一

像雨一樣是裸體

 

12 孔雀

 

燈火乍明

孔雀絺絺索索展開

舞台宮殿的布景

而雀屏背光的另一面

恰如戲子悲哀的後臺

 

 

 

 

 

 

 

 

 

 

 

 

 

 

 

 

 

 

 

 

 

 

 

 

 

 

 

 

趕集

 

13 窗幃

 

窗幃在風前

不知如何自處

雁字回時

寂寞的天地間響過一聲梆子

你記起你忘記的

閑愁如雲絮隨意繁殖

你忘記你記起的

靈魂也依循地心引力

一朵雲傾斜如帆

以鐵錨軋軋的聲響

呼喚涯岸

 

14

 

也許你是先知﹐是魔笛

是櫻桃之蜜

特地為我而設的煉獄

我尋找你﹐在寂冷的謎宮裡

除卻回聲﹐遠方還有什麼訊息

穿過石墀斷柱殘垣

迴廊階梯

便見殘垣階梯斷柱

迴廊石墀

就這樣地老天荒走下去

火炬突然顯示夜之廣漠

斯時有人尋尋覓覓

因我而來

也許我是先知﹐是魔笛

是櫻桃之蜜

特地為他而設的煉獄

 

15 高樓

 

高樓望斷

有時長窗是牆壁有時

牆壁是長窗酒瓶半滿

還是半空細細端詳日

曆上數字的行列若地

圖的鐵道公路城鎮橋

樑一朵雲如降落傘在

遠山背面虛無地飄下

霜降第三日紅葉紅不

               燈火已黃昏

 

 16 初抵紐約

 

八方風雨敲打小小的擋風窗

天地濃縮﹐恰與車箱等寬

小車如舟趕一程水路

早已入而糜至葬身魚腹

只是木偶還沒發覺

 

紐約突起黑鯨觸天的脊樑

在閃電和血液中嬉戲

呼吸間偶然吞沒了我

唉﹐紐約並沒發覺

一點也沒發覺

 

17 露臺

 

我預期一個虛偽的回答

果然你在矇矓裡期期發音

這是半山上臨海的露臺

風來自海市光來自蜃樓

夜在海洋與眼簾之間流動

天體的動物園中

一團形如鷓鴣的雲生下了

月亮的鶉蛋

你嗓音低啞

從高背藤椅傳來

說著海洋乾枯﹐石頭

腐爛那一類的話

只是獅子座猛然射出

煙火的噴泉﹐小提琴

時鐘與花束沿天河順流而下

揮濺乳液與蜂蜜

我不禁歎息輕輕﹐心醉微微

 

18 故鄉的時間

 

因為遠隔著柵欄﹐牆壁﹐幃幔

我只能叫你以抽象的名字

雙軌的河流﹐雙層的地平線

我三角形的故鄉﹐圓錐形的故鄉

一自洋流拍擊我的窗戶

說﹕跟著我走

盆地被我視為沙漠

夜被我稱為真空

所有在我五指中

所有在我手心之囚牢中

以鄉音呢喃的十萬燈火

全照不亮我

這裡﹐時間長著齒輪的利牙

在柵欄﹐牆壁的那一邊

時間有溫潤的嘴唇

有另一種臉譜﹐另一種慣性

未將纖維織入年輪

未將血脈注入河流灌溉沙漠

未將我空虛的雙手

擁抱你多臂的真空

  

19 小犬Goya

 

如是﹐人獸各自劃地為牢

囿禁在軀殼的囚籠

你獸類愁苦的長臉

深鎖宇宙一小部分的秘密

 

然則﹐眼睛是小小的奇蹟

讓我跨越界限

偷偷窺見靈魂的地理

原始林中太古的夜

山果霜枝﹐火與我們同在

我們的影子落在岩石上

岩石的影子落在地球上

地球的影子

無依無靠地飛翔

何處才能找到一堵牆

我們與夜同在﹐且將通過夜

 

20 一九七零年中秋

 

簷滴最後的淅瀝

路燈下

痴肥的黑貓轉入巷子

一星燦然

在屋頂與天線之間

又白又圓的

當然是月

 

守著簷滴像更漏

路燈是垂掛在枝頭的檸檬

貓在巷底以九條命呼叫

一星徘徊在天堂門口

而天線伸出觸鬚

向天空吸取養分

 

至於月亮

那與林黛玉對泣的月亮

誰也不曾踏上

除了嫦娥

 

21 愛倫坡之墓

 

1

 

這是午後﹐任何一個午後

馬達﹐起重機騷動你的故里

你埋在地下如種子

在港埠林立的摩天樓與摩天樓之間

萌生一塊異端地的墓石

 

嫣紅的愛情﹐蒼白的妻

黑貓和煙斗﹐你抽煙斗嗎

那夜你尋酒而去 ……

手撫碑石﹐寒氣如大衣緊裹著我

如此接近詩魂酒魂

隔著清淺的一個世紀

寂寞陪伴時間﹐你用剩的時間

泛濫在廢園

比空氣更清冷﹐比死亡更純粹

 

2

 

影子留下

若 Cheshire貓

虎形的臉上剝下的微笑

在你的影子裡

尚留一點血液的餘溫

一星太陽的灰燼

突然頸子絞緊發條

在突然變冷的紅磚牆上

蠻性地抽搐

痙攣﹐近乎復活

若春日的火焰

把我點亮

 

 

 

 

 

 

 

 

 

 

 

 

 

 

 

 

 

 

IV 哀歌

 

22 奧菲爾斯之死

 

群獸﹐你們還記得

那是何等的簫聲

尤如在第一次愛情的夜晚

初次辨識感情的輪廓

揮濺一滴感激的淚

 

赫密士﹐你親眼看到

那是何等的步伐

跨越陰陽交界﹐宛若分享

一枚秋實﹐上弦月照著人間

下弦月照著忘川

 

所以﹐奧菲爾斯﹐我無法瞭解

這算是什麼樣的死亡

冥府中來去自如的你

竟在狂婦的舞蹈中宣告終止

說﹐什麼是靈魂的體積

死亡的重量

  

23 湘靈

 

然後﹐我看見了你﹐啊﹐湘靈

由高絕的鳥路俯瞰

洞庭波兮木葉下

畫舫載你逆流而上

甲骨文的星斗或在天或在水

簾裡爐香幽幽雲集

攻擊你清淺的睡眠﹐我的故里

生於斯長於斯

我是你將唱未唱的歌前來降生

你未夢之夢挾帶遠方的山水前來入夢

願在頰而為胭脂

願在額而為香汗

成為血﹐為計時的心跳

成為噓息﹐為均勻的呼吸

讀遍你靈魂的壁畫﹐歌於斯哭於斯

        帆轉湘轉

        望衡九面

鬟鬢微動﹐你知道是我嗎

氤氳陪我在你眉睫探險

遲遲找不到入口

我已遲到二千年

微霜渺渺﹐熊羆呴嗥

黑旗獵獵在船首﹐鬼火窺舟

誰在你胸口插下斷劍

長出血的罌粟

桂棹蘭槳因超重而開始沉沒

我與你相偕沉沒漩渦迷人的瀟湘

   

24 烏江

 

在風中消失的

在風中隨著蘆花消失的

都讓它消失

 

在江邊沉埋的

在江邊隨著泥沙沉埋的

都讓它沉埋

 

林莽的餘韻﹐古渡的興衰

逝水的智慧﹐荒祠的歲月

三艘船在江心交錯而過

漁船是項羽

擺渡的舢舨是虞姬

而錦帆的木蘭舟

是他們的愛情

或者舢舨是霸主

木蘭舟是虞美人

而漁船是愛情

不﹐也許木蘭舟是重瞳 ……

當雁字劃過長天

刮出淒厲的磨擦聲

一切全沒關係

轉瞬間舟楫各自東西﹐分離

 

 

 

 

 

 

 

 

 

 

 

 

 

 

 

 

 

V 畫冊

 

25 瀑布

 

溫雅的呼吸

簪花的河

憩睡在暖暖的床上

美麗有如

神密有如

純粹有如

而河床折斷脊樑﹐囚禁在水珠的聲

浪迸射﹐困獸掙拖枷鎖﹐野草出土

的衝刺﹐撐起天壁﹐有人騎馬奔來

﹐是 Centaur ……

仿彿冰川

仿彿酒精

仿彿霜花

之後﹐春煙自碧

什麼是玉石

什麼是擂鼓

你漸行漸遠

仍然是河

  

26 噴泉

 

何必為無常的流變哀嘆

只要你時時如鳳凰復活

光與水沫混和

隱形的支柱擎天而起

雕塑 Janus 的兩張臉

東望的顏臉是樹和尖塔

西向的是河川和雨

沒有存在﹐只有本質

沒有夢﹐只有青春

何而後才能把祈禱交付在你空虛的手勢

何而後才能把期望寄託在你水質的身軀

在面具與面具之間

你膨脹﹐爆炸

碎片繽紛落下

於是乎光與水沫混合

隱形的支柱擎天而起

何必擔心時間會傷害你

倘若你像石頭只有形狀

 

27 雪人


1
 

唯獨誰有完全冰冷的手

才能捉住冬天的尾巴

才能拒絕屋簷的庇護

而不至於在獵犬的長嚎中

抖顫

 

唯獨誰曾凝凍了體內的暗流

才瞭解寂寞

才敢瞪視刺眼的蒼白

而不至對著零亂的腳印

哭泣

 

雪塵如虎翻滾

追逐﹐撲殺

展示風的形狀

有誰知道雪人

也想牙牙學語

也需要愛情

暗戀著太陽

 

2
 

記憶是雪人玲瓏﹐說

我與生長我的大地同一質素

雪人如燭臺上的鯨脂

一邊垂滴蠟淚﹐一邊死去

 

日神燭照﹐雪人

一半隨著蒸氣尋找旭陽

另一半成為暗水

所有剩下的

我們珍藏在心田似冰原 


 28 倚欄圖

 

怎麼你轉身過去

再看不見你傾城的臉龐

而柔夷輕扶雕欄

似磷在黑夜裡發光

 

總是曹衣似水﹐總是吳帶當風

美麗的女子總知道

如何以哀傷的姿勢倚欄

秋聲四起﹐青蟲吐絲

在琵琶形狀的星座下

太湖石傾聽

盈滿一池的水珮風裳

一任水晶簾搖著風鈴

只是定定地望著玲瓏秋月

莫非想看月亮背人的另一面


29 素描

 

夜自煤坑昇起

在山脈平原上擴散

拭去浮屠﹐城牆﹐稻穗

裸體土地的基型

然後吹奏著貝螺入海

在起伏如心潮的波濤上

夜鳥瞰﹐斟酌﹕不能刪減一分

 

夜簡化山根林莽

我們依稀辨識

天地間的元素﹕

星雲﹐月火和海平線

那蛇行在天的細線

若一曲流歌佔有整個空間

暗藏城堡、阡陌、煤坑 ……

 

30 民謠

 

蘆溝橋上有多少獅子

橋下流過多少水

水上有多少夕陽多少血

多少騾車趕過橋樑

 

石板負載多少重量

殷殷           的鬱雷帶來

多少當年的砲聲

多少受傷的獅子怒目看著你

 

31 石穴

 

在這裡曾呈現靈魂最後的構圖

曾響徹人間最初的戀歌

鐘乳如何由洞頂探下手臂

地下的石手就以同樣的姿勢伸出

不知誰是本相﹐誰是影像

行將分離或是剛剛觸及

一切猶在進行中

 

水珠滾落在石壁

恰似情人眼眸的一滴淚

猶留些許鹽漬在唇邊

就這樣無盡期地等待第二吻

說你記得﹐你還記得

夕照學習壁虎由洞口爬進

直至地穴的伽藍最深處

在化石林中焚化

燃燒多少熱情於此一瞬

說那是光﹐再說一次那是光

 

32 海濱公園

 

而你﹐Pretos , 當旭陽之金蜂

初訪海浪的芬瓣

你忽而長髮披肩﹐一笛在手

忽而銅肌虯髯﹐金戟閃閃作光

是否正在暗示

Flora 螓首蛾眉 

忽而是羞澀的村女

忽而是艷光照人的貴婦

千幻的影像如口令

在綠葉間依序傳呼

以是諸色團錦轟然醒來

每一株莖都搖著花旗

全世界只有一朵花﹐所有的春天
 

33 天使

 

驢子鳴時﹐玫瑰開了

你來

來自天使群中

白得像雨

穿著青色衣裳

 

手牽著手

天使與我同行

翅膀輕輕拍拂我

使我更像斑鳩

路旁的油加利樹

滴溜溜轉身

是否曾經轉身

天使的手渾若無骨

在我手中

只是空氣﹐只是煙

 

34 洛神

 

河比樹還綠﹐船比河還老

流水尾隨婀娜的風帆

蜿蜒而去

你究竟走在河的此岸彼岸

還是河的第三岸

 

淒然似秋﹐煖然是春

野雛菊匍匐在地

宛若落英

誰知道這血色的朝陽

竟是殘照

 

洛神﹐你是什麼

安睡在琴上的歌

歌﹐你究竟是什麼

含蘊在一滴淚裡的愛

可是愛﹐你究竟是什麼

介乎兩次死亡之間的永恆

然則永恆﹐你是什麼

 

35 Thus Spake Muse

 

又是一年春草綠

你還記得那條河流嗎

河畔沒有砧柱﹐沒有女子的青衫

沒有青衫的女子在砧上搗衣

因為原來就沒有河岸

沒有河岸擁抱流水﹐迎送舟楫

我如咿呀的櫨歌死在每一帆檣

既無櫨歌﹐亦無帆檣 

又如清風生長在青青的柳條

既非清風﹐又非亂絲繁絮

呼喚我﹐我才成形

如露珠由空氣裡走出落足在葉尖

呼喚我﹐我才有肯定的身姿

投影在風光冉冉的阡陌

而當你放棄尋找

我只是暖靄

暖靄只是遲暉

遲暉只是薄薄的大氣

春風又綠

那條河流是否還在那裡

 

36 Subway

 

Subway車站﹐墳之入口

階梯下降通往月臺

我們將到遙遠的地方去

 

喘息﹐喘息﹐電車戴著礦工的燈帽

奔向黝黑的地道

在根鬚之下﹐與河流同行

根鬚是向地心生長的樹﹐另一種風雨

在菌類與礦物質的國度裡

而在車廂中﹐我們隨車的節奏抖顫

在電風扇嚴密的監視下

唯有招貼上的銀行利率和彩票廣告

才使我們驟然記起地上的世界

 

喘息﹐喘息﹐電車戴著礦工的燈帽

奔向夜

溫香的血﹐綠磷磷的獸睛

在暗水中行走的裸女與走獸

白楊林中滿而不盈的波光

看來極像是忘川

原來正是忘川 ……

 

奔向夜, 奔向女王的新婚之夜

神祇的貞操與地獄的情慾

由蛹看見蝶

由礁影認識珊瑚

由地火會見太陽

由石窟通過冬聽見第一聲的流鶯

 

階梯上升﹐歡愉地把青天還給我們

 

0

阅读(88) 评论 (1) 收藏(0) 转载(0)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新浪网友2012-03-07 11:19:44 [举报]

    能做出这样的博客的人真是具有一颗对诗歌艺术至纯至真至美至爱的心灵的人,像方旗的这样绝版的诗集都能奉献出来给我们,真是慈悲为怀了,谢谢
poli88882006: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全站熱搜

    神州詩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