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牟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釋迦牟尼佛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釋迦牟尼佛

來自鹿野苑的笈多王朝公元四世紀的佛像,現藏於鹿野苑博物館
出生 約公元前563年或前623年
藍毗尼園,現在的尼泊爾境內
逝世 約公元前483年或前543年
拘屍那揭羅,現在的印度境內

釋迦牟尼梵文शाक्यमुनि, Śākyamuni),原名悉達多·喬達摩巴利文Siddhattha Gotama梵文सिद्धार्थ गौतम, Siddhārtha Gautama),古印度釋迦族人,生於現在尼泊爾的南部,佛教創始人。成為佛陀後被尊稱為釋迦牟尼,佛陀(Buddha)的意思是「覺悟者」,也就是徹底覺悟宇宙和生命真相的人;在民間信仰中也常稱呼為佛祖

目錄

 [隐藏

[编辑] 生卒年

關於釋迦牟尼的生卒年歷來眾說紛紜[註 1]北傳佛教現在根據漢譯《善見律毘婆沙》的「出律記」推斷為公元前565年-前486年,南傳佛教則作公元前624年-前544年或公元前623年-前543年。中國藏傳佛教格魯派,又傳有公元前1041年-前961年之說。

[编辑] 姓名釋義

釋迦牟尼是後人對他的尊稱。「釋迦」是他所屬的部族釋迦族的名稱,有「能」、「勇」的意思;「牟尼」意為「文」、「仁」、「寂默」,所以漢文翻譯又作「能仁寂默」[註 2]、「釋迦文佛」等。在《梨俱吠陀》的誦詩中,曾經記載一種出家修行者,稱為「牟尼」,他蓄長髮、著褐色的髒衣、可以飛行空中,喝飲毒汁而無事,所以「釋迦牟尼」,可意譯為「來自釋迦族的修行成就者」、「釋迦族的聖人」。

「悉達多」(梵文Siddhartha巴利文Siddhattha),意思是「吉財」、「吉祥」、「一切功德成就」,又作「薩婆曷剌他悉陀」(梵文Sarvarthasiddha),意為「意義成就」或「一切義成」[註 3]。傳統上認為「喬達摩」或「瞿曇」(Gautama)是釋迦牟尼的氏族名稱,即釋迦族祖先姓氏[註 4]。但這應非他的姓氏,而是依照古印度貴族的習慣,由《梨俱吠陀》讚歌的作者仙人家族喬答摩[註 5],所取的另一個名字[註 6]

此外,大乘佛教對他又有不同的尊稱,如《華嚴經》中又稱他為毗盧遮那佛,是光明遍照的意思,俗謂大日如來[註 7]

[编辑] 生平事跡

在佛教前四次結集的早期三藏中並未包括釋迦牟尼生平的專門記載,儘管佛經的緣起部分偶有些類似傳記性的敘述;佛陀言行是經律記錄的重心,佛陀本人的生活同教義的關聯性並不強,所以並未引起三藏結集者的重視。在佛教廣為流行後,佛教徒對佛陀的卓越人格逐漸發生興趣,更詳盡的敘事文字遂在流行經典和變化多端的傳說中而有所闡述[1],最早的佛陀生平傳記,是佛陀滅度六百年的馬鳴菩薩所著的《佛所行讚》(《佛本行經》),大乘佛教佛傳經典有《方廣大莊嚴經》(《普曜經》)。

[编辑] 誕生

主條目:佛誕
佛陀誕生

佛陀時代,印度北部有十六大國,都是君主制國家;釋迦族統治的是東北部邊緣四小國之一的,屬於剎帝利階級迦毗羅衛國[註 8],採取共和制[註 9],以憍薩羅Kosāla)為宗主國[1][註 10]。釋迦牟尼即出生於迦毗羅衛國Kapilavastū),於釋迦族。父親為淨飯王,母親為摩耶夫人

根據巴利文中部·稀有未曾有法經》和梵文佛所行贊》的記載,佛陀的母親摩訶摩耶王后在夢中受孕的經過以及他的成長。

四個守護天使來到,把她連床提起,帶到喜馬拉雅山。……然後這四個天使的妻子們前來,把她帶到阿諾達蒂湖,為她沐浴,以除去所有屬人的污垢。……不遠之處便是銀山,其中有一座金色的大宅。天使在宅內鋪好一張聖床,床頭向東,扶她躺在床上。當時,未來的佛陀已變成一頭壯碩的白象。……他爬上銀山,……繞著母親的床遊行三次,右邊向著那床,從她的右側碰她,看來進入了她的腹內。她於是在這個仲夏的節日懷了孕。

王后把這件事奏告她的國王丈夫。國王於是召集了64名顯赫的婆羅門教僧侶,賜衣食給他們,叫他們解釋這夢。他們的回答是:「王上不必憂慮!……你將會有一個兒子。他如果繼續在家裏生活,就會成為轉輪聖王;但如果他厭世出家,就會成為佛陀,驅散罪孽的雲霧和這個世界的愚昧。」根據巴利文中部·稀有未曾有法經》和《長部·大本經》記載,在母親摩耶夫人返回娘家的途中,她於蘭毘尼園無憂樹下站立生下了釋迦牟尼。《中阿含經·未曾有法經》和《長阿含經·大本經》有佛從母右脇出生的說法。

[编辑] 早年生活

釋迦牟尼降生七日後,母親過世,由姨母大愛道Mahāprajāpati,音譯為摩訶波闍波提,又叫瞿曇彌 Gautamī)撫養成人。阿私陀尊者是淨飯王的國師,在聽聞太子出生後,立即來到王宮。阿私陀以天眼觀其未來,起初面露微笑,但一會兒,卻又顯出悲傷。在一旁圍觀的人都被他的怪異神情弄得不知所措[註 11]。他解釋說,他微笑是因為太子必定覺悟成佛;他悲傷是因為他自己不久於人世,往生無色界,如此他就無法獲益於覺者超人的智慧[註 12]

他從八歲開始,向毘奢婆蜜多羅學習文化,向羼提提婆學習武藝,從小在宮中過著舒適的生活。成年後,為他建了春、夏、冬三幢宮殿[註 13],《佛本行集經》等記載他有三位夫人[註 14],第一夫人是釋種女耶輸陀羅瞿夷[註 15],並與她生有一子羅睺羅[註 16][註 17]。在差不多13年的幸福婚姻期間,他過著豪華的生活,對宮門以外世界的滄桑變化一無所知[2]

[编辑] 出家成道

隨著時間過去,真相逐漸顯露。29歲那年是他一生的轉捩點,他的兒子羅睺羅在那年出生。他在外出巡遊時,恰遇老人、病人、死者和修行者,深感人間生老病死的苦惱[2],經常在閻浮樹下沉思,但是不得離苦之道,於是在29歲時的某個月夜乘馬出家修道[註 18]

為了尋求解脫,他遍訪名師,遇阿羅陀迦蘭Alara Kalama[2]。阿羅陀為沙門師,日後的佛陀要求按照阿羅陀的教義和教規過梵行生活。這種教義主張通過一系列禪定功夫,達到無所有處定,即是意識上一切空無所有,進入甚深的禪定狀態。不久釋迦牟尼達到了阿羅陀所教導的一切,使後者大為嘆服,建議合作領導他的沙門團體。然而釋迦牟尼卻不滿足於這種學說而選擇退出[3]。仍未成道的他接著又跟隨鬱陀羅摩子Udraka Ramaputra)修行,得到非想非非想處定。但是他認為這仍然不是解脫的境界,然而釋迦牟尼已經找不到老師[3]

[编辑] 覺悟成佛

佛陀證道

於是釋迦牟尼與五比丘苦行林苦修6年[3],忍受飢餓痛苦[4]。35歲時,意識到苦行無法達到解脫,轉而前往菩提伽耶,後在菩提樹禪定,並發願不成正覺,永不起身。直到了第七日中的第七夜,天正曉明,瞻望明星而悟道。悟得三明四諦,證得無上正等正覺,而成為佛陀[5]

[编辑] 傳播佛教

佛陀悟道之後,在鹿野苑開始傳道,為憍陳如五比丘宣說「四聖諦」。此為出家僧團的開端。後來波羅奈國長者耶舍,成為佛陀弟子,僧團在此擴張,超過百人,也開始有了在家居士的護持。佛陀教團以此為中心,逐漸擴大教化。淨飯王聽到佛陀的消息,派遣侍者前往,邀請佛陀回國說法。釋迦族的貴族子弟,如富樓那尊者、阿難陀提婆達多等人,紛紛加入僧團。此後說法住世四十五年,度化了許多弟子,其中著名的有舍利弗目犍連大迦葉阿難[6]。他為了度化眾生,走遍印度各地,以摩揭陀憍薩羅拔沙三國為中心,曾在憍薩羅舍衛城的祇園精舍說法25年。

[编辑] 三轉法輪

大乘佛教認為釋迦牟尼佛「初轉法輪」先說《華嚴經》,但無人能明白,所以他從說四聖諦再開始,即苦集滅道。滅諦中提及涅槃,為了闡釋涅槃的內涵及意義,佛陀更深入說明空性之理;此階段最具代表性的經典為《阿含經》。「第二轉無相法輪」,藉由對空性的認知,開始說明眾生本有的如來藏[7],證明煩惱是可以斷除的,從色法到一切遍智空,世間一切法皆無自性;此階段最具代表性的經典為《大品般若經》及《小品般若經》。有些論師不了解甚深空性,佛陀便對無自性再做解釋,「第三轉善分別法輪」的《解深密經》、《如來藏經》、慈氏菩薩的《相續本母經》、唯識方廣諸經,詳細說明心的體性是惟明惟知,具有原始自然之光明。

[编辑] 般涅槃

佛陀在婆羅雙樹間般涅槃

八十歲時[註 19],佛陀在毗舍離城坐雨安居[註 20],宣布將在三個月後般涅槃[註 21],偕弟子向西北行走,後食用鐵匠純陀(周那)奉獻的世間奇珍栴檀樹耳Sukara-maddava[註 22],赤血迸出,劇痛瀕死。釋迦牟尼口渴,讓阿難去給他打水喝。[8]釋迦牟尼喝完,同弟子們繼續向前走。走到醯連尼耶瓦提河的岸邊,佛告知弟子們將入涅槃,命阿難在兩棵娑羅樹中間鋪下臥具(《雜阿含經》記載為「繩床」),頭部向北,佛陀躺下,向右側偃臥,左足置右足上,弟子們都守候在身邊,聆聽佛陀的最後教誨。夜裡須跋陀羅Subhadda)去求佛開示,成為佛陀的最後弟子,佛於此拘屍那羅城附近的娑羅雙樹下入滅[註 23]。火化後的舍利子摩揭陀國王阿闍世釋迦族等八王帶回建塔(即舍利塔)供養。[9]

[编辑] 弟子

佛陀在世說法時,有著名的十大弟子,他們是:大迦葉(頭陀第一)、目犍連(神通第一)、富樓那(說法第一)、須菩提(解空第一)、舍利弗(智慧第一)、羅睺羅(密行第一)、阿難陀(多聞第一)、優婆離(持律第一)、迦旃延(議論第一)、阿尼律陀(天眼第一)。

比丘尼眾中的皎皎者,則有大愛道比丘尼蓮花色比丘尼等。

[编辑] 身後事迹

法輪

本文屬於佛教系列的一部份

基本教義
四聖諦 八正道 十二因緣

五蘊 涅槃 緣起 三無漏學
三寶 波羅密 三法印 佛性

修行位階
菩薩 辟支佛 阿羅漢

阿那含 斯陀含 須陀洹

人物
釋迦牟尼 十大弟子 龍樹 無著
聖天 世親 鳩摩羅什 菩提達摩
慧遠 智顗 蓮花生 玄奘 惠能
宗派
部派 大乘 小乘 顯教 密教

南傳 藏傳 漢傳

佛教典籍
法華經 華嚴經 涅槃經 楞伽經
大般若經 心經 金剛經 維摩經
阿含經 法句經 大日經 楞嚴經
圓覺經 藥師經 地藏經 淨土經
大智度論 俱舍論 瑜伽論 壇經
聖地
八聖地 四道場 漢地
相關內容
藝術 制度 歷史 音樂
維基主題:佛教

在佛涅槃後的坐雨安居,摩訶迦葉率五百大阿羅漢,在王舍城外集會合誦經典;由持戒第一的優波離誦出律藏,由多聞第一的阿難陀誦出經藏。經過大眾的認可,這是佛教的第一次結集。此後弟子們陸續彙集、整理佛陀一生的言傳身教,又通過多次結集,形成經、律、論「三藏」。佛教在印度孔雀帝國阿育王時代傳遍印度全境並對外傳播至斯里蘭卡金地等地,公元十二世紀後佛教在印度本土絕跡,印度教有釋迦牟尼是毗濕奴第九化身的說法。隨著現代佛法傳播範圍的日益擴大,佛教逐漸成為世界性的宗教

關於釋迦牟尼基本的教義,後世有許多不同的見解,但是無論是大乘佛教部派佛教都同意保存在《阿含經》中的四聖諦八正道十二因緣三十七道品等,是釋迦牟尼最初的教義。

[编辑] 時代背景

在佛陀時代之前,上古白印度人遺留下來的信仰,被稱為婆羅門教。他們經常會呼喚神的協助。在戰勝之後,則感謝神靈的幫助。他們並不怕死,並認為戰死之後可以光榮上升天堂。因此,古婆羅門教之中,充滿了許多祭祀的儀式,以及贊頌神的讚美詩。這些儀式及讚美詩都收在《吠陀》經典之中,梵語是在宗教儀式中使用的唯一語言。負責宗教儀式的人,稱為婆羅門。負責戰鬥的武士階層,則稱為剎帝利

但是印度南方居民信奉的當地本土宗教,他們的代表人物,則是沙門。沙門崇尚出家苦行,在原野獨居,修道時不結婚生子,整日端坐不動以求進入禪定。他們不相信《吠陀》中記載的神祇以及升天之說,但他們相信輪迴轉世,認為今生所做所為(稱為),會影響到來世的好壞。要脫離輪迴,唯一的方式就是通過苦行而得到解脫。《梨俱吠陀》中所說的「牟尼」,也是屬於沙門中的一種。

在公元前第七、八世紀,興起了《奧義書》信仰,它與婆羅門教信仰不同,受到沙門傳統的影響,他們相信輪迴業報,崇尚禪定苦行,但是他們也相信古婆羅門經典,追求梵我合一。奧義書信仰以秘密傳授的方式,主要流傳在剎帝利階層中,後者對婆羅門階級不滿,認為宗教特權不能由他們獨佔。在後世,逐漸形成了婆羅門六派信仰中的數論瑜伽二派。

在佛教興起之前,印度具有許多不同的宗教流派,但基本上屬於婆羅門、沙門這兩種傳統。佛陀本人曾經向阿藍迦藍學習不用處定,向鬱頭藍弗學習非非想定,也曾加入苦行沙門,一天只食一顆麻麥。因此佛教興起之初,也被認為是屬於沙門團體中的一個分支。在教義上,佛教與耆那教有許多相似的地方,這也是因為他們同屬於沙門傳統所致。

[编辑] 語言問題

釋迦牟尼佛的主要活動範圍,在恆河兩岸的憍薩羅國Kosāla)、摩揭陀國Magadha)和毗舍離國Vaiśālī)之間,所以他說法使用的語言很可能是印度東部的方言摩揭陀語Māgadhā nirutti, Māgadhikā bhāsā)。佛入涅槃後,弟子們編纂佛典時使用的語言,也應該是摩揭陀俗語;但是隨著佛教傳播地區的逐漸擴大,在各種方言的影響之下,佛教語言不可能保持純粹單一。各方言本身也在演化,學者稱摩揭陀俗語後來演變為半摩揭陀語,在阿育王摩崖敕令和石柱刻文被發現後,學者對於摩揭陀俗語開始有了更多的了解。

根據南傳佛教覺音等人的說法,現存的巴利語就是摩揭陀方言,也就是佛陀所使用的語言。但是古印度語言學研究者認為,巴利語應該是來自印度西部的方言,與源自東部的摩揭陀語不同,但它很可能受到摩揭陀語的影響,從而接受了它的某些特徵。

佛教的理論是關於解脫的理論,語言只是工具而不是目的,所以佛陀拒絕弟子要求依婆羅門傳統以梵語為統一的傳教語言,而允許弟子以自己的母語來傳播佛教[註 24]。因此早期的佛教經典不以梵語誦持,經律到後來才出現佛教混合梵語進而梵語版本。

[编辑] 出處

  1. ^ 1.0 1.1 渥德爾、王世安 (2000),47-48頁
  2. ^ 2.0 2.1 2.2 渥德爾、王世安 (2000),49頁
  3. ^ 3.0 3.1 3.2 渥德爾、王世安 (2000),50頁
  4. ^ 達摩難陀等,3頁
  5. ^ 渥德爾、王世安 (2000),51頁
  6. ^ 渥德爾、王世安 (2000),57頁
  7. ^ 大品般若經》:「爾時,世尊復依一切住持藏法如來之相,為諸菩薩宣說般若波羅蜜多一切有情住持遍滿甚深理趣勝藏法門,謂:『一切有情皆如來藏普賢菩薩自體遍故;一切有情皆金剛藏,以金剛藏所灌灑故;一切有情皆正法藏,一切皆隨正語轉故;一切有情皆妙業藏,一切事業加行依故。』」
  8. ^ 《阿育王經》卷第六載王舍城第一次結集時,大迦葉對阿難舉發一連串的過失,其中包括佛索水而不與。《雜事》作以濁水供佛。
  9. ^ 印順導師在《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中說:「造舍利塔,廣修供養的風氣對大乘佛法來說,接近了一步,如約佛法說,也許是質的開始衰落。然舍利造塔,也還有引向高一層的作用。舍利是佛的遺體,是佛生身的遺余。佛依生身而得大覺,並由此而廣化眾生。懷念佛的恩德,所以,為生身舍利造塔,並修種種的供養。然佛的所以被稱為佛,不是色身,而是法身。由於佛的正覺,體悟正法,所以稱之為佛,這才是真正的佛陀。佛的生身,火化而留下的身分,稱為舍利。佛的法身,證入無餘涅槃界,而遺留在世間,佛法不正是法身的舍利嗎?」。

[编辑] 注釋

  1. ^ 悉達多·瞿曇是他的名字的巴利語拼音。梵文的譯法是悉達多·喬答摩。他的出生日期被訂為公元前560年、563年、567年不等。大多數權威人士接納公元前560年這個日期,或至少認為他出生於公元前第六世紀。
  2. ^ 《翻譯名義集》卷一:「釋迦牟尼,摭華云。此云能仁寂默。」
  3. ^ 《大唐西域記》卷七:「薩婆曷剌他悉陀(Sarvarthasiddha),唐言一切義成,舊曰悉達多(Siddhartha),訛略也。」這應是由於方言不同,使得佛陀有不同名字的傳出
  4. ^ 《釋迦氏譜》卷一:「明佛姓自分五別:一曰瞿曇,二曰甘蔗,三曰釋迦,四曰舍夷,五曰日種。」《翻譯名義集》卷一:「瞿曇,或憍曇彌,或俱譚。西域記云:喬達摩,舊云瞿曇,訛略也。古翻甘蔗、泥土等。南山曰:非也。瞿曇,星名,從星立稱。至於後代,改姓釋迦。慈恩云:釋迦之群望也。文句曰:瞿曇,此云純淑,應法師翻為『地最勝』,謂除天外,人類中此族最勝。」
  5. ^ 也就是Vāmadeva(梵文:वामदेव),意為美麗的仙人
  6. ^ 季羨林考證。季羨林所持的理由有二,一是釋迦牟尼的姨母名叫瞿曇彌(Gautami),是瞿曇(Gautama)的陰性名詞,當時印度習慣上是從父性而非從母姓,釋迦族採取外婚制,也不應該會與同姓氏的人結婚。二者,瞿曇(Gautama)是一個婆羅門姓氏,釋迦族認為自己源自剎帝利種姓而不是婆羅門,應該不會使用婆羅門姓氏。
  7. ^ 《八十華嚴》卷十二〈如來名號品〉:「諸佛子!如來於此四天下中,或名『一切義成』,或名『圓滿月』,或名『師子吼』,或名『釋迦牟尼』,或名『第七仙』,或名『毘盧遮那』,或名『瞿曇氏』,或名『大沙門』,或名『最勝』,或名『導師』。如是等,其數十千,令諸眾生,各別知見。」
  8. ^ 玄奘譯為劫比羅伐窣堵國(Kapilavastū,在今尼泊爾南部的提羅拉科特附近)
  9. ^ 《佛祖統記》卷一:「大劫之始,世界初成,光音諸天化生為人云雲。於是議立一人有威德者,賞善罰惡,號『平等王』。眾共供給,遂有民主之名(長阿含經○詳見三世出興志)。」
  10. ^ 巴利文大藏經·小部·經集·大品·出家經》(422句):「國王啊!就在喜馬拉雅山山麓,有個鄉村部族,繁榮富強喬薩羅國。」該經中講述釋迦牟尼與頻毗沙羅國王的對話。頻毗沙羅國王為剎帝利出身。
  11. ^ 巴利文大藏經·小部·經集·大品·那羅迦經》:「聞聽此言,他迅即降臨人間,來到淨飯王定型中,坐下後,對釋迦族說道:『王子在哪裡?我想看看他。』於是,釋迦族讓這位名叫阿私陀的仙人觀看王子,這王子相貌出色,猶如高明的金匠鍛造的金子,閃閃發光。見到王子像火焰一樣明亮,像空中行走的月亮一樣皎潔,像秋天衝破烏雲的太陽一樣燦爛,他滿懷喜悅,十分高興。眾天神在空中張著一頂有無數支的千輪華蓋,金柄拂上下擺動;但看不見那些手持華蓋和拂的眾天神。這位束有髮髻、名為根訶希利的仙人看到王子像金首飾放在淺紅色的毯子上,頭上高懸白色的華蓋,他感到高興愉快。他精通相術和頌詩,急切地接過釋迦族之公牛,滿懷喜悅地說道:『這是人中之魁首,至高無上。』然後,他想起自己即將去世,便神情沮喪,落下眼淚。釋迦族看到仙人哭泣,便問道:『是否王子有不祥之兆?』」
  12. ^ 巴利文大藏經·小部·經集·大品·那羅迦經》:「看到釋迦族黯然神傷,仙人說道:「我不認為王子會有不幸,他也沒有不祥之兆。他不是平庸之輩,你們儘管放心。『這位王子將達到最高智慧,看到最高純潔,轉動法輪,憐憫眾人;他的梵行將傳揚四方。而我在這世剩下的壽命不長了,在此期間就會死去,不能聽取這位舉世無雙者的正法了,因此,我傷心,難過,痛苦。』他使釋迦族感到極大快樂。然後,他離開王宮,過梵行生活。他憐憫自己的外甥。勉勵他追隨那位舉世地無雙者的正法:『當你聽到別人說起『佛陀』,或者聽說『他達到最高智慧、遵行正法之路。』那麼,你就去那裡求教,與世尊一起過梵行生活。』他心懷善意,看到未來的最高純潔,在他的教誨下,那羅迦積了大量功德,控制感官,等待著勝利者。聽說「傑出的勝利者轉動法輪」,他愉快地前去拜見仙人中之公牛,向這位優秀的牟尼求教最高智慧,阿私陀的教誨得到實現。」
  13. ^ 中阿含經·柔軟經》:世尊告諸比丘。自我昔日出家學道。為從優遊.從容閑樂.極柔輭來。我在父王悅頭檀家時。為我造作種種宮殿。春殿.夏殿及以冬殿。
  14. ^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時執仗釋種有一童女。名耶輸陀羅。容色端正世所希有。……群臣諸人遞相謂曰。此耶輸陀羅。族姓尊貴顏容具足。於諸女中最為殊勝。堪為太子宮中侍衛。群臣諸人同議斯已。向淨飯王具陳此事。時王即遣二萬婇女。圍遶耶輸陀羅。入太子宮內。……彼時菩薩有三夫人。一名鹿王。二名喬比迦。三名耶輸陀羅。其耶輸陀羅最為上首。其三夫人各有二萬婇女。前後圍繞在於宮內。
    佛說眾許摩訶帝經》:太子見是童女福相殊勝身有光明,心大歡喜下師子座,依古儀禮,互相設拜,拜已復坐合掌恭肅。時僚等俱白王言:「如是童女諸相具足,福德深厚,堪與太子為其夫人。」王即詔命二萬童女,圍繞耶輸陀羅同入宮室。……爾時太子有三夫人:耶輸陀羅、虞閉迦蜜里誐惹;及六萬宮人朝夕供侍。
    佛說十二遊經》:瞿夷者,是太子第一夫人,其父名水光長者;太子第二夫人,生羅雲者,名耶惟檀,其父名移施長者;第三夫人名鹿野,其父名釋長者。以有三婦故,太子父王為立三時殿。殿有二萬婇女,三殿凡有六萬婇女,以太子當作遮迦越王故,置有六萬婇女。
    佛本行集經》:爾時大臣摩訶那摩。見於太子一切技藝。勝妙智能。最為上首。而作是言。唯願太子。受我懺悔。我於先時。謂言太子不解多種技巧藝能。令我心疑不嫁女與。我今已知。願受我女。用以為妃。爾時太子占良善日及吉宿時。稱自家資。而辦具度。持大王勢。將大王威。而用迎納耶輸陀羅。以諸瓔珞。莊嚴其身。又復共於五百婇女。相隨而往。迎取入宮。共相娛樂。受五欲樂。……時淨飯王。為其太子立三等宮。以擬安置於太子故。第一宮內。所有婇女。當於初夜。侍衛太子。第二宮內。其諸婇女。於夜半時。供承太子。第三宮內。諸婇女輩。於後夜時。侍奉太子。其第一宮。耶輸陀羅。最為上首。二萬婇女。圍繞侍立。第二宮中。摩奴陀羅(隋言意持)而為上首。諸師復言。此意持妃。唯聞其名。不見現在及往緣事。第三宮內。即瞿多彌。而為上首。如是次第。侍御太子。諸婇女等。合有六萬。
    修行本起經》:有小國王,名須波佛(漢言善覺),有女名裘夷,端正皎潔天下少雙。……於是善覺,嚴辦送女,詣太子宮,眾伎侍從,凡二萬人,晝夜娛樂,絕世之音。……即復為娉妙女,一名眾稱味,二名常樂意。其一夫人者,二萬婇女,三夫人者,凡有六萬婇女,端正妙好,天女無異。
  15. ^ 佛所行讚》:廣訪名豪族。風教禮義門。容姿端正女。名耶輪陀羅。應嫂太子妃。……賢妃美容貌。窈窕淑妙姿。瓌艷若天后。同處日夜歡。……時白淨太子。賢妃耶輸陀。年並漸長大。孕生羅睺羅。白淨王自念。太子已生子。歷世相繼嗣。正化無終極。太子既生子。愛子與我同。不復慮出家。但當力修善。
    佛本行經》:執杖釋種女,姿貌如天女;心忍辱如地,面暉如月滿。古聖王苗裔,相應玉女寶;德廣覆天下,除憂如天樂。持重有智慧,相好容貌光;名稱最第一,是故號除稱。……合宮盡歡喜,皆共同舉聲;稱曰真得妃,莫不同甚歡。如是歌稱聲,斯須流聞王;王聞甚歡悅,重賜名寶珍
    佛說普曜經》:於斯執杖釋種以女俱夷送詣白淨王宮,為菩薩妃;隨世習俗現相娛樂,婇女八萬四千,俱夷為尊。
    方廣大莊嚴經》:於迦毘羅城求訪如是令德之女。有一大臣名為執杖。其人有女名耶輸陀羅。相好端嚴姝妙第一。不長不短不麁不細。非白非黑具足婦容。猶如寶女。……(菩薩)人間一切伎能及過人上。諸天伎藝。皆悉通達。於是執杖大臣白輸檀王及諸釋種一切眾會言。我今以女為太子妃。佛告諸比丘。爾時菩薩。隨順世法現處宮中。八萬四千婇女娛樂而住。耶輸陀羅為第一妃。
    佛說太子瑞應本起經》:太子至年十七,王為納妃,簡閱國中名女數千,無可意者。最後一女,名曰瞿夷,端正好潔,天下第一;賢才過人,禮義備舉,是則宿命賣華女也。
    異出菩薩本起經》:王為太子,閱一國中女,得數十萬女,令太子目閱視之訖,無有可太子意者,最後一女,名曰俱夷,太子曰:「吾欲娶是女。」王即為太子娶之。
    過去現在因果經》:有一釋種婆羅門,名摩訶那摩,其人有女,名耶輸陀羅,顏容端正,聰明智慧,賢才過人,禮儀備舉,有如是德,堪太子妃。……王即令諸臣擇採吉日,遣車萬乘,而往迎之。既至宮已,具足太子婚姻之禮,又復更增諸妓女眾,晝夜娛樂。
  16. ^ 長阿含經·大本經》:今我有子。名曰羅睺羅
    善見律毘婆沙》:時城中諸釋婦女。聞佛將徒眾入城乞食。各開窓戶看佛乞食。時羅睺羅母在樓殿上聞佛入城乞食。心自念言。本在家時。著天冠瓔珞。乘七寶輦輿。千乘萬騎。前後圍遶出入。今者剃除鬚髮著袈裟。持鉢乞食。我今觀看為好以不。作是念已。即開窓看。遙見佛放五色光。其光照地。猶若融金。耶輸陀羅見已。即入白王言。王兒今者入城乞食。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爾時菩薩。在於宮內嬉戲之處。私自念言。我今有三夫人及六萬婇女。若不與其為俗樂者。恐諸外人云。我不是丈夫。我今當與耶輸陀羅共為娛樂。其耶輸陀羅因即有娠。……釋迦牟尼今不捨命。見證無上正智。時淨飯王及諸眷屬。並劫比羅城人眾。聞此語已不勝歡躍。時耶輸陀羅。聞世尊菩薩證無上智。生憙悅曰。誕一息。斛飯王亦生一息。於時月蝕。淨飯王見此盛事。甚大歡喜慶悅充滿。……會諸群臣。為耶輸陀羅所生之息。而立其名。內宮侍女前白王曰。此子生時羅怙障月。因此應以為名羅怙羅
  17. ^ 大史》:悉訶薩羅王的子孫是八萬二千個王,闍耶斯那是最後一個。他們都是迦毘羅衛的著名的釋迦王。師子頰大王是闍耶斯那的親生子。闍耶斯那的女兒叫耶輸陀羅。天臂城的國王叫天臂釋迦。鴦惹諾和迦遮那是他的兩個孩子。迦遮那是師子頰王的王后。釋迦族鴦惹諾王的王后是耶輸陀羅。鴦惹諾王的兩位公主是摩耶波闍波提。兩個兒子是檀吒巴尼(Daṇḍapāṇi,執杖)和釋氏善覺。而師子頰王有五個兒子和兩個女兒。淨飯、斛飯、釋飯、白飯、甘露飯,以及阿蜜多、缽蜜多,五男二女。釋氏善覺的第一個妃子是阿蜜多,她有兩個孩子:跋陀迦遮那提婆達多。摩耶和波闍波提都是淨飯王的王妃。淨飯大王和摩耶的王子就是我們的勝者。大牟尼出生在從未間斷的摩訶三末多世系之中,他在所有剎帝利之上。菩薩悉達多太子的夫人是跋陀迦遮那(Bhaddakaccānā),她的兒子是羅睺羅
    佛說處處經》:佛姑子須那察多(善星)。隨侍佛八年便生念。與我兄弟俱行。而獨端正有三十二相。便惡意生。隨佛後掃佛跡。不令人見佛相。復於人中說佛無道。但言語中人意耳。
    窺基妙法蓮華經玄贊》:經。羅睺羅母(至)亦與眷屬俱。贊曰。四內眷諸尼眾也。梵雲耶戍達羅。此雲持譽耶輸陀羅訛也。形容美麗近遠聞知。生育羅睺天人讚詠。故名持譽。譽美稱也。相傳釋雲。是乾闥婆女。彼生兒為樂神。生女為玉女也。若稱玉女何得有子。又佛出家後持譽父母欲得將還。明非玉女。未曾有經.須達拏經.瑞應經皆雲羅睺是瞿姨之子。佛有三夫人。一瞿姨。二耶輸。三鹿野。各有二萬婇女。瞿姨無子是玉女。彼經從長母為名。亦無過失。又經雲佛有三子。一善星。二優婆摩耶。三羅睺。故涅槃雲善星比丘菩薩在家之子。上二尼眾各得出家。道行久成希聞妙法。有緣皆至眷屬俱來。
  18. ^ 巴利文大藏經·經藏·中部·聖求經》(第26經):「諸比丘!於是而後,予於少壯有漆黑之發充滿蓬勃朝氣與活力青年之青春人生,於父母不樂,啼淚痛哭之中,剃除鬚髮,著袈裟衣,從在家成為出家之行者。彼予如是為修行者,不論如何以求所有之最善,以求無上寂靜最上道而往阿羅羅迦羅摩仙人之處,往而白阿羅羅迦羅摩仙人言:『尊者迦羅摩,我願於此法、律,以行梵行。』」
  19. ^ 長部·大般涅槃經》:阿難!我已老、衰耄矣!我之旅路將盡、年壽將滿,年齡已八十矣。
    長阿含經·遊行經》:吾已老矣。年粗八十。
  20. ^ 長部·大般涅槃經》:時,世尊與大比丘眾俱,往赴竹林村,至已,世尊住於竹林村。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曰:「諸比丘!汝等各自行往毘舍離近處,於朋友、知識或知己之處雨安居。我亦當在此竹林村入雨安居。」諸比丘應諾世尊:「唯然,世尊。」而往毘舍離之近處,於朋友、知識或知己之處入雨安居。世尊亦於竹林村入雨安居。世尊於此入雨安居時,忽患激痛之痢病,幾乎近於絕命。
    長阿含經·遊行經》:爾時。世尊即從座起。詣於講堂。就座而坐。告諸比丘。此土飢饉。乞求難得。汝等宜各分部。隨所知識。詣毘舍離及越祇國。於彼安居。可以無乏。吾獨與阿難於此安居。所以然者。恐有短乏。是時。諸比丘受教即行。佛與阿難獨留。於後夏安居中。佛身疾生。舉體皆痛。
  21. ^ 長部·大般涅槃經》:爾時,世尊與尊者往赴大林重閣講堂。至已,告尊者阿難曰:「阿難!汝往告凡住毘舍離附近之諸比丘皆集於講堂。」……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曰:「諸比丘!我告汝等,諸行是因緣和合法,皆歸老朽壞滅,當精進不放逸。不久如來當般涅槃,三個月後,如來則般涅槃。」
    長阿含經·遊行經》:爾時。世尊告阿難。俱詣香塔。在一樹下。敷座而坐。佛告阿難。香塔左右現諸比丘。普勅令集講堂。……比丘當知我於此法自身作證。布現於彼。……汝等當善受持。稱量分別。隨事修行。所以者何。如來不久。是後三月當般泥洹。
  22. ^ 長部·大般涅槃經》:世尊告鐵匠子曰:「汝所備辦之栴檀樹菌茸供奉與我,備辦其他之嚼食、噉食,供奉與諸比丘!」鐵匠子准陀應諾世尊:「唯然,世尊。」則從所備辦之栴檀樹菌茸,供奉世尊,其他之嚼食、噉食供奉諸比丘。爾時世尊言鐵匠子准陀曰.「准陀所剩餘之菌茸,應埋藏於洞穴。准陀!我於天界、魔界、梵天界,或沙門、婆羅門及天、人之間。除如來之外,不見有人食此茸物能消化者。」
    長阿含經·遊行經》:是時。周那尋設飲食。供佛及僧。別煮栴檀樹耳。世所奇珍。獨奉世尊。
    食用鐵匠純陀(Cunda)進獻的糕餅與「栴檀樹菌茸」(Sukara-maddava),Franke 將此字譯為「柔軟的公豬肉」;Arthur Waley 則對此字作了下列四種解釋:豬吃的軟食、豬所嗜吃的食物、豬肉中最軟的部分,被豬所踏碎的食物。(K.T.S. 薩羅著:〈古印度佛教的不殺生思想〉)
    宇井伯壽《關於阿含經成立之考察》:偈中有旃檀樹耳是從漢譯,這是一種菌類。原語是Sukara-maddava,現代學者譯成豚肉、豚之乾肉或是菌類。巴利系的古代注釋解釋為豚的嫩肉,而引用此解釋的注釋書又說有人認為並非豚肉而是竹筍;又有人說為菌類;更有人說是一種食物(ekam rasāyatanam) (Udāna edited by Steinthal, p.81, note 1)由此可知,在寫此注釋書的五六世紀時,對此就已不能明確地了解。因此我從漢譯之說,採用菌類的說法。當然這並非有多數決定,而是認為在此場合,用此譯語比較穩當。學者有時採用解作豚肉的古註。此是與文學的語源作一併的解釋。更多少附以理由而主張是豚肉。雖說是古註,但因無足以令其他學者採信的根擦,才產生異說,而錄此異說的大注釋者達摩波羅(Dhammapāla)也不得取捨,未能決定。又現在的學者不明他國的古代風俗,如果只按照文字表面去解釋,是極不可靠之事,並且其他的多少理由,並不包含使人們得以承認的理由,故說應解為豚肉是有失於奇矯。這並非說我不贊成解為豚肉這一點,而是對這種研究議論的態度,不敢苟同。佛陀在吃了旃檀樹耳之後,腹得痢病之痛。原文是下痢之後(viriccamāna),此可解為下痢不止。此一語實在是很寫實地描繪了當時的光景。
  23. ^ 長阿含經·遊行經》:八日如來生。八日佛出家。八日成菩提。八日取滅度。……二月如來生。二月佛出家。二月成菩提。八日取涅槃。
    佛般泥洹經》:經曰佛以四月八日生。八日棄國。八日得道。八日滅度。
    般泥洹經》:佛從四月八日生。四月八日捨家出。四月八日得佛道。四月八日般泥洹。
    漢傳大乘佛教大般涅槃經》:二月十五日臨涅槃時。
    善見律毘婆沙》:二月十五日平旦時入無餘涅槃。
    大史》:在吠舍佉月月圓日,這盞世界明燈熄滅。
    大毘婆沙論》:謂佛於迦栗底迦月白半八日中夜而般涅槃。爾時月輪沒於山頂。
    大毘婆沙論》:一歲有十二月。晝夜增減略為二時。由減及增各六月故。然晝與夜增減相違。雖各二時而無四位。晝夜增減各一臘縛(96秒鐘)。月則各一牟呼栗多(48分鐘)。三十牟呼栗多成一晝夜。於中晝夜多少四類不同。增位極長不過十八。減位極短唯有十二。晝夜停位各有十五。謂羯栗底迦月白半第八日晝夜各十五牟呼栗多秋分)。從此以後晝減夜增各一臘縛。至末伽始羅月白半第八日。夜有十六牟呼栗多。晝十四至報沙月白半第八日。夜有十七晝十三。至磨伽月白半第八日。夜有十八晝十二(冬至)。從此以後夜減晝增各一臘縛。至頗勒窶那月白半第八日。夜有十七晝十三。至制怛羅月白半第八日。夜有十六晝十四。至吠舍佉月白半第八日晝夜各十五春分)。從此以後夜減晝增各一臘縛。至誓瑟搋月白半第八日。夜有十四晝十六。至阿沙茶月白半第八日。夜有十三晝十七。至室羅筏拏月白半第八日。夜有十二晝十八(夏至)。從此以後晝減夜增各一臘縛。至婆達羅鉢陀月白半第八日。夜有十三晝十七。至阿濕縛庾闍月白半第八日。夜有十四晝十六。如是復至羯栗底迦月白半第八日。晝夜停等。是名略說時之分齊。
    玄奘大唐西域記》:月盈至滿謂之白分。月虧至晦謂之黑分。黑分或十四日十五日。月有小大故也。黑前白後合為一月。……又分一歲以為六時。正月十六日至三月十五日。漸熱也。三月十六日至五月十五日。盛熱也。五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雨時也。七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五日。茂時也。九月十六日至十一月十五日。漸寒也。十一月十六日至正月十五日。盛寒也。……或為四時。春夏秋冬也。春三月。謂制呾羅月。吠舍佉月。逝瑟吒月。當此從正月十六日至四月十五日。夏三月。謂頞沙荼月。室羅伐拏月。婆羅鉢陀月。當此從四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秋三月。謂頞濕縛庾闍月。迦剌底迦月。末伽始羅月。當此從七月十六日至十月十五日。冬三月。謂報沙月。磨袪月。頗勒窶拏月。當此從十月十六日至正月十五日。故印度僧徒依佛聖教坐兩安居。或前三月。或後三月。前三月當此從五月十六日至八月十五日。後三月當此從六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五日。前代譯經律者。或雲坐夏。或雲坐臘。斯皆邊裔殊俗。不達中國正音。或方言未融而傳譯有謬。又推如來入胎初生出家成佛涅槃日月。皆有參差。……菩薩誕靈之處。菩薩以吠舍佉月後半八日。當此三月八日。上座部則曰。以吠舍佉月後半十五日。當此三月十五日。……以吠舍佉月後半八日踰城出家。當此三月八日。或雲以吠舍佉月後半十五日。當此三月十五日。……如來以印度吠舍佉月後半八日成等正覺。當此三月八日也。上座部則吠舍佉月後半十五日成等正覺。當此三月十五日也。是時如來年三十矣。或曰年三十五矣。……佛以生年八十吠舍佉月後半十五日入般涅槃。當此三月十五日也。說一切有部。則佛以迦剌底迦月後半八日入般涅槃。此當九月八日也。自佛涅槃諸部異議。或雲千二百餘年。或雲千三百餘年。或雲千五百餘年。或雲已過九百未滿千年。
    宿曜經》:景風曰大唐以建寅為歲初。天竺以建卯為歲首。然則大唐令月皆以正月二三四至於十二。則天竺皆據白月十五日夜太陰所在宿為月名。故呼建卯為角月。建辰為氐月。則但呼角氐心箕之月。亦不論建卯建辰及正二三月也。此東西二之異義。學者先宜曉之。
    印順《佛教史地考論·五、紀念佛誕說佛誕》:可以肯定的解說:經中說二月,依印度曆法的吠舍佉月說。說四月,是依中國夏正的陰曆說。這樣,經中說二月,說四月,並不矛盾。
  24. ^ 《毗尼母經》:「有二婆羅門比丘,一字烏嗟呵,二字散摩陀,往到佛所,白世尊言:『佛弟子中,有種種姓,種種國土人,種種郡縣人,言音不同,語既不正,皆壞佛正義。唯願世尊聽我等依闡陀至(指梵文)持論,撰集佛經,次比文句,使言音辯了,義亦得顯。』佛告比丘:『吾佛法中不與美言為是。但使義理不失,是吾意也。隨諸眾生應與何音而得受悟,應為說之。』是故名為隨國應作」。相關討論可見 季羨林《原始佛教的語言問題》

[编辑] 參考書籍

  • 渥德爾; 王世安. 《印度佛教史》. 商務印書館. 2000年1月. ISBN 9787100026826 (簡體中文). 
  • 達摩難陀; 印海、張大卿等. 《佛教徒信仰的是什麼》. 財團法人佛陀教育基金會. 2005年. 第四版 (繁體中文). 
  • 方立天. 《中國佛教文化》.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6年. ISBN 9787300075129 (簡體中文). 

[编辑] 外部連結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编辑] 相關藝術作品

[编辑] 參見

   

查看条目评分
给本文评分
可信度
客观性
完整性
可读性
我们将向您发送确认电子邮件。基于反馈隐私政策,我们不会与任何人共享您的地址。
保存成功
你的评分尚未提交
你的评分已过期
请重新评估本条目并重新评分。
发生了一个错误。请稍后重试。
谢谢!你的评分已保存。
请花些时间完成简短的调查。
谢谢!你的评分已保存。
您要创建帐户吗?
帐户将帮助您跟踪您所做的编辑,参与讨论,并成为社群的一分子。
或者
谢谢!你的评分已保存。
您知道您可以编辑这个页面吗?
个人工具
操作
其他语言

    全站熱搜

    神州詩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