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幾年無法估量的記憶
在感情上早已是潰不成軍了
所以時常會選擇性的失憶
慈悲對我而言是虛偽的
深深的體會到宗教只是太平盛世的吳儂軟語
在一個亂世中非但是不可思議的垃圾
有時甚至是一種邪說
我只有將感情的洪流交由是非黑白來處理
否則連理性的最後防線也崩潰了

    全站熱搜

    陳衍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