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記憶的列車只有一張單程車票時
你的伴侶在中途下車了
沒有給你任何的承諾和她的地址
她說本來在一起就是不可能的
而坐在你對面的她從一上車就默默注視著你
並且一路與你同行
她安慰了你失戀的心情
雖然沒有太多的言語
但是同是旅人地坐在這班時光列車上
她就是你一生的伴侶
也許車上的人在不同站下車了
你們卻一路攀談欣賞窗外的風景
也許你們有了下一代
白髮斑斑地在人生旅程扶持至最後一刻
像一對比翼飛翔的鷗鳥
風就是我們的呼吸
我們的翅膀

全站熱搜

神州詩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