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很沉很蒼涼
彷彿過去如一場春夢乍醒
醒來時卻是遍體鱗傷
我心中的愛人只是不存在的一個幻影
像是沒有人坐的鞦韆
獨自在落葉的秋園中悠悠盪盪
也好
在人去樓空的高塔上
那明月只獨照我一人
也照遍了千古悠悠

    全站熱搜

    神州詩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