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萬西北軍慷慨赴國難 兩萬忠烈魂築起新長城(1)
2008-10-24 11:06:25 黃埔軍校網    發表評論
     三萬西北軍慷慨赴國難 兩萬忠烈魂築起新長城
    孫蔚如將軍
     三萬西北軍慷慨赴國難 兩萬忠烈魂築起新長城
    趙壽山將軍
    1937年7月7日,侵華日軍發動了“蘆溝橋事變”後,以閃電般的速度攻城略地……1938年3月,日軍牛島、川岸師團兵臨山西風陵渡。
    
    而此前,楊虎城因“西安事變”被迫出國,臨行前,將自己苦心經營多年的西北軍交給了結拜兄弟孫蔚如,並一再告誡:一定要牢記“兵諫”之初衷,一切以抗日大局為重……“蘆溝橋事變”後,孫蔚如向蔣介石請戰,並向國民政府和陜西民眾盟誓:余將以血肉之軀報效國家,捨身家性命以拒日寇,誓與日寇血戰到底!但聞黃河水長嘯,不求馬革裹屍還……
    
    蔣介石批准了孫蔚如的請戰要求,將孫蔚如為軍長的38軍(楊虎城的17路軍在西安事變後被縮編為38軍)擴編為31軍團,由孫蔚如任軍團長;下轄38軍(軍長趙壽山)和96軍(軍長李興中);17師、177師番號保留,師長分別由耿子介、陳碩儒擔任。
    
    1938年7月,一支由三萬多名“陜西冷娃”組成的隊伍夜渡黃河,開進了黃河北岸的中條山。位於黃河北岸的中條山是一條東北西南走向的山脈,長約三百餘裏,它是黃河的一道天然防線。
    
    這支軍隊在中條山堅持抗戰近三年,先後粉碎了日軍的十一次大掃蕩,使日軍始終未能越過黃河,進入西北。而我軍也有2.1萬人犧牲在中條山下、黃河岸邊。
    
    11次反掃蕩中,以“血戰永濟”、“六六戰役”、“望原會戰”最為慘烈悲壯!
    
    血戰永濟:全營將士無一生還
    
    1938年8月8日,日軍牛島師團三千余人,從運城方向撲向永濟。
    
    據資料顯示,中條山西端的永濟(舊蒲州)是晉西南名城,緊靠南北走向的黃河,與風陵渡成南北直線,是守護風陵渡的前沿要塞。孫蔚如率軍渡河前,已派獨立46旅旅長孔從洲先期過河,佔領了永濟,在城外修起堅固的防禦工事,隨後,又調在河西執行河防任務的警備一旅張劍平團進駐永濟城,擔任守城重任。
    
    黎明,日軍十幾門大炮同時向永濟城外的中國軍隊東原陣地開火,9架飛機盤旋著投擲炸彈。從中條山下的西姚溫到黃河岸邊的永樂莊,中國軍隊20多裏的防線上火光沖天,硝煙瀰漫。
    
    在東原防線上指揮作戰的是陜軍名將孔從洲,而為了鼓舞士氣,孫蔚如的軍團指揮部就設在中條山的最西端、半山腰上的六官村,這裡不僅"山下鼓角相聞",而且可以俯瞰整個永濟戰局。
    
    黃昏,日軍出動裝甲部隊,天上飛機呼嘯,地下坦克轟鳴,東原岌岌可危!孔從洲叫來17師補充團(102團)團副楊法震,指著地圖說:“正面陣地壓力太大,你速帶一個營衝出去,繞到敵人背後的栲栳鎮,從背後敲他一下!”
    
    楊法震隨即率領5名機槍手一字排開,5挺機槍怒吼著,織成一道扇面形火力網,三百名壯士殺開一條血路。楊法震對弟兄說:“兵貴神速,要打就打他個冷不防。”說完,從一名機槍手手裏奪過一挺機槍,衝在隊伍的最前列。
    
    楊法震率一營士兵一路衝殺,在黑水村滅了敵警戒哨,在唐家營端了敵預備隊;在北古城炸毀了日軍增援的汽車隊……一連數日左衝右突,神出鬼沒,攪得日軍後營大亂,從而大大緩解了中國軍隊主陣地的壓力。8月15日清晨,大霧彌天,日軍調集1200多人,向楊法震設防的上高市猛撲過來。楊法震在指揮士兵們打退了敵人的4次進攻,自己親手擊斃了13名鬼子後,與三百名弟兄們一起魂歸上高市……當晚,東原防線上,日軍見主陣地攻不下來,便沿著中條山繞道攻打北麓的制高點堯王臺。堯王台下一場血戰,終於將日軍擊退了。但從堯王臺退走的日軍又迂迴偷襲,一夜間佔領了東南方向的西姚溫、解家墳、萬古寺,使中國軍隊處在腹背受敵的境地。永濟城外,日軍又突破了東原防線,兵臨永濟城下。在六官村坐陣指揮的孫蔚如急調有“鐵軍”之稱的教導團去奪回萬古寺。三營營長張希文一馬當先,在收復了萬古寺後又逆襲西姚溫。由於戰局瞬息萬變,通訊中斷,三營被日軍困在了西姚溫……40年後,孫蔚如將軍在他所撰寫的《第四集團軍在中條山抗戰經過》一文中深情地寫道:“敵旅將我西姚溫陣地突破,我張希文營向該處逆襲、肉搏一晝夜,該營全部殉國,我主力及炮兵得以安全轉移、厥功甚偉。”
    
    體驗抗戰抗戰英雄傳(pk1937.china.com)
河北省委決定,劉永瑞任省委統戰部部長,陳秀芳 ...
丁立美牧師生平簡記 - 翼報 (2008.11)

    全站熱搜

    神州詩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