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其神算的程度令人咋舌,甚至連前總統李登輝也請他算過。
他的學歷,或許連小學都不到...但是卻有很多博士請他算命,
月入數十萬...讀書幹麻?!

所以啊...算命信不信是一回事,但是不要常常被世人的共同論點,蒙蔽了...

【記者葉金華/嘉義報導】

  俗話說「有得必有失」,對於人稱「柳瞎子」的柳相士來說,因為失明才學會算命,幫助許多需要幫助的人。在這間位於嘉義縣民雄鄉的柳相命館裡,柳相士因為從小奇特的人生經歷,奠定他之後「算命救人」的堅定信念。

  曾接受過新新聞以及時報週刊採訪的柳相士,本名為柳得男。據媒體報導,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侯友宜等名人都曾找過他算命,因此而聲名遠播。柳相士透露,陳水扁找他算命的時候什麼都問,至於結果則不便向外透露。

  遠從台中來算命的蘇恩賢女士表示,因為等候算命的人很多,所以來過三次都還沒輪到她算命,而她有位醫師朋友,曾來找柳相士算過命,結果都很準,例如女醫師將會在哪裡開診所,也會告訴你何時會遇上生命的難關,都說得很清楚。

  尋求柳相士算命的民眾,大部分和蘇恩賢的理由一樣,透過朋友或報紙雜誌得知柳得男的算命事蹟。據報導及網路謠傳,柳得男是用失明來換得算命這個天賦,柳相士表示確有其事,不過卻和外界謠傳的說法不同。傳說中柳得男小時候在躲空襲時,發現一具女屍,因為不忍心她暴屍荒野,而將之遺體安葬、立碑,因此而獲得女鬼指點,學會算命。柳得男表示,他的確有幫一具女屍安葬、立碑,但卻不是因為受女鬼的指點而學會算命。柳得男回憶地說:「在我失明的時候,冥冥中聽見一位仙人和我說話,叫我要跟他學算命,不然會餓死,之後我就對算命有所領悟。」他還透露,那位仙人是位三千多歲的男性,到現在為止,還是不間斷地教導他算命,遇到不懂之處,就要拜拜請示他指點。

  提到柳相士年近八十歲還在替人算命,柳相士的孫子柳琯嚳覺得很不捨,他表示,其實家人都不希望他繼續幫人算命,這樣對他來說很辛苦。但是對柳相士來說,算命已經成為他生命的一部分,同時也算是在積陰德,柳相士說:「算命是在救人,不繼續算下去的話,有些人會因為歹命而喪命。」因此,對於前來算命的民眾,柳相士都來者不拒。

  柳相士表示,之前有位高學歷的女學生找他算命時,一開始就表示不相信一個失明的人會算得準,並對他口出穢言,柳相士聽了雖然心裡很難過,但本著要救人的心情,還是替女學生算命。

  從小就飽受失明之苦的柳得男,在領悟到算命後,對於人生的千形百態有不同的體悟,他表示:「萬般人、萬種命!做人不能走歹路,才不會給自己種惡果。」他接著說,替人算命就是想要幫助人,去避開生命中那些免不了的禍事,但如果是自己選擇走歹路、惹禍上身,那就算找他算命、改運也是沒用。

  住在高雄的王淑惠小姐,因為看過雜誌對於柳相士的報導才來算命,喜歡算命的她認為,算命沒什麼不好。,人們可以藉由算命來做到「知命」,讓自己更能掌握、斟酌自己的人生。因此她建議尋求算命的人,應該要對自己的人生和性格有足夠的經驗,也要對自己有充分的了解,才不會被算命牽著鼻子走!

找知識

當日人次: 0 累積人次: 1392
個人分類: Stories 全站分類: 社會 / 人文 / 歷史
fj80301 at 無名小站 於 07:27 PM 發
在民雄鄉義檢山墳場附近,有一棟廢舊的三層紅磚樓閣,多年來一直被傳為鬼屋,其實只是樓閣破舊,庭院草長,樹影陰鬱而巳。

  傳說這棟三層古樓的主人在神明的指引下,跟著一團神火來到義檢山下,神火熄了,神明說那塊地風水好,適合建屋置產,就這樣古樓的主人走訪各地有名的宅邸,於是樓房落成了,引起全雄人的注目。

  後來又為什麼會變成無人居住的荒宅?傳言從日本時代開始,一小隊日本兵到古樓時被鬼迷惑,開槍誤傷自己,光復後,駐紮古樓的一名炊事兵突然得病死亡。有人說,古樓高度超過墳場的義檢山,地理上犯沖;有人說,古樓主人和建築師有恩怨,建築師在地下暗埋符咒;更有人說,女僕不堪虐待,投井而死,因此陰魂不散...。

  事實上,據古樓的後代証實,因為古樓地處偏僻才遷居,最後古樓主人也遷出古屋,受家人照顧,而古樓因乏人整理,隨著歲月的侵蝕,日漸剝落;誰知道卻成為鄉野傳奇中的主角,變成了鬼屋,再也解釋不清了。

 

其他說法

說法一:

  
民雄鬼屋是一棟三層樓的建築,在當時算是非常富有的人才住的起,屋主姓劉,本來那塊地是沒鬼的,而且那戶人家一直都住的好好的,有鬼的原因是:以前大戶人家都很喜歡雇請婢女和長工,主人對一名婢女非常有好感,進而談起戀愛,最後兩個人終於擋不住乾材烈火,生米煮成熟飯,這時卻讓女主人知道了他們之間的關係,於是女主人很不爽,就虐待那個婢女,那個婢女因為受不了虐待,傷心之餘便投院子裡的井自殺了,以後大家在睡覺時她就會出現在男女主人的床邊,最後他們快崩潰了就趕緊搬了家(好像搬到雙福村),那屋子後來也有道士作過法,下次如果有人要去的話,我建議對那口井只能遠觀而不能褻玩焉(那口井只有一個人的寬度而已)!

說法二:

  
這個故事是發生在日據時代的事,話說民雄鬼屋原是一個大家族所有,在戰爭快結束時,這個老家的男主人不幸被徵召至南洋當軍夫,最後客死異鄉,於是,故是就這樣展開了...

  在餐廳時,竟然看到...碗廚的門竟然自動緩緩的打開,晚餐的剩菜被端了出來,彷彿有一個”透明人” 似的,正在吃著菜,菜由盤子中飛起,停在空中,緩緩的蠕動著,然後慢慢的往下移動,最後消失不見,就如同一個人吃著東西,咀嚼,然後進入食道一般,女傭想當然爾,嚇得魂不附體,一頭就鑽入自己的被窩,不敢再下床一步。

  這件事放在心上。隔了幾天,男主人的屍體運了回來,女主人在家裡設置靈堂,第一天晚上,女主人便派那個”胡說八道”的女傭去守靈...,心中越想越怕,越想越毛,瞄了一眼遺像,發現像中的人好像也正在瞄著她,為了克制自己心中的害怕,心上一橫,便把掛在牆上的遺像拿了下來,反面放在桌子上,自己並一屁股坐在像上,腳也曲了上來,雙手環抱著雙腳,面朝著棺木,便打起了瞌睡來,突然,有一雙手,從像兩旁伸了出來,抓住女傭的大腿,女傭甚至來不及喊就...。隔天早上,大家赫然發現,男主人的屍體竟然”坐在”桌子上,還壓在自己的遺像上,姿勢就如同那位女傭當時的坐姿一般,而棺材裡躺的,相信大家都猜得出來,沒錯,就是那位女傭。

  接連的兩件怪事,使的這個龐大的家族一時間人心惶惶,家中的用人走掉了一半的人,女主人為了安定眾人的心,不得不請法師來作法,這才暫時的壓住了這件事。

  同年的暑假,女主人的女兒自美返國度假。一天中午,女兒打開水龍頭洗手時,發現水異常的寒冷,他把這件事告訴母親,女主人認為沒啥大不了,便找了個水管工人,上水塔去看看,不料,十分鐘後,水管工人臉色蒼白的跑了下來...

  走近水塔時,聽見了水塔內竟然傳出了一群人的講話聲,其中男女老幼都有,而且全都是罵人聲,我一害怕,便跑了下來。 ”鐵齒”的女主人依舊不信,便押著那位水管工再上樓去。到了頂樓,水管工人因為太過害怕,堅持不肯靠近水塔,女主人也不強迫他,一個人就向水塔走了過去,當時,水管工人背對著水塔,只聽見女主人走了過去,推開了水塔上的水泥蓋。過了一會,又聽見水泥蓋蓋上的聲音,水管工心想完了!這次鐵被罵了!當他轉過身去,赫然發現...背後沒人。

  主人硬是這樣活生生的不見了...

  木劍,掛在自己房裡以防萬一。就在他獲得桃木劍的次日,這一大家族被人發現盡數死於自己的家中,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寬約三寸的傷口,似乎是在睡夢中遭人一一刺死。據其鄰居表示,前天深夜,隱約看到大宅子內似乎有個人舞著一把劍,還大叫著”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據其表示,當天晚上,只看到很多白影子在飛來飛去而已。

說法三:

  傅,開始動工!但這家主人為富不仁,不但刻薄責罵工人,還在資上緇銖必較,結果惹火了他們!在屋子將完工的時候,暗地在地基埋入符咒,加以作法,後來屋子完成,那戶人家住進後,常有莫名其妙的聲音和腳步聲,弄得人心惶惶,家族開始家道中落,諸事不順,屋主更是沒多久就死了!按照習俗,家中婢女都跟著陪葬,分別埋在院中的井裏,從此奇怪的聲音越來越多,鬧鬼的傳說也越來越盛,這家族也漸漸衰微,終至家破人亡!

  於是出錢把院中幾口井都填了;老闆娘更強調此屋已成孤魂野鬼群聚之處,千萬別在夜半時分進去;也傳說有人不信邪,在此夜宿,第二天被人發現已變瘋狂云云!姑且不論這些傳說是否正確,我自己的感覺是那兒非常陰森,由於院中種滿大樹,正午也難見天日,屋子本身是個三層的紅磚建,但只剩外殼,依稀可見當年的氣派和豪華,院中確有幾口井,也都被填了起來,是否真如故事所言,就不得而知了!

  民雄警察局旁的那條路直走,過民雄路橋(勿上橋,\走右邊那條路)再走五分鐘的路程,可看到有個”義橋”的指標,轉入該路,舉目四望,應可看到一幢高大的古屋,再找路過去,或從一號省道,轉入民雄路橋,過橋後左轉再五分鐘亦可到該路標處,再找不到路可問人嘉師怎麼走,即可知曉!

說法四:

  其實鬼屋的一些傳說滿普通的,那棟房子是清朝一個姓劉的員外留下來的那個員外後來因為生意的緣故回到內地(大陸)去了,留下一棟漂亮的大房子,空屋子留久了,傳說就一堆,最常聽到的一個是說那個員外有個漂亮的婢女,員外很喜歡他,想納她為妾,但是員外的元配當然不願意有人和他分享丈夫,於是有一天趁員外外出的時候逼迫那個婢女投井,就是現在在房子院子裡的那口枯井,從此之後員外一家就一直不安寧,什麼有人被吊死在房子裡啦,被發現是被長長的頭髮吊死的,剛好那個婢女有頭長髮..等等之類的,鬧得員外一家住不下去了,只好舉家遷回內陸!

說法五:

  到了日據時代,有個傳說是說有一回一隊日本兵到民雄,臨時沒地方住就住到鬼屋裡面,大概想說一整隊軍人沒什麼好怕的吧,於是分成兩邊房間睡,睡到半夜突然間發現窗外人影幢幢,所有的人抄槍喝問,但是只見人影晃動,沒聽到回答,於是所有的人開槍掃射,隔天被人發現全部的日本兵通通被槍打死,有的在屋內有的在屋外,顯然都是自己人開槍打死的了!至於為什麼當時雙方喝問卻聽不到回答,那就沒人曉得了,鬼屋嘛!聽說現在牆上斑斑駁駁的彈痕就是那時候留下來的...

 

嘉義民雄鬼屋

西班牙式建築,因為有人在裏面上吊
所以時常冒出一些怪異的聲響,
也有人看見一個白衣曳地,長髮披肩的少女,在屋子中走動...
說得神氣活現的...
十之八九來自傳說,從來就沒有半個人親見
因年久失修,自然感覺冷氣陰森...
引起各種猜測,
說來說去,都是「鬼話連篇」!


屋主: 劉溶裕,劉先生育有四男三女,約七     

十六年前興建,從破土開工至全部完成,總    
共花了三年時間。                           

寬大的院子,城堡式的建築,劉先生期盼著    
全家聚集一堂,享受「兒孫繞膝承歡」的理    
想,可惜的是,劉先生的理想並未能實現,    
留給他的卻是更多的寂寞與淒涼。劉先生在    
七十一歲那年去世,他的兒女也陸續長大成    
人,而各立門戶,大家都在嘉義、北港一帶    
工作,( 其中一位劉存養先生曾擔任「工業    
策進會」之總幹事 ),誰也不願意住在鄉下    
,紅磚大樓也就被冷落下來。越是沒有人去    
清掃整理,「鬼話」也就越傳越多。           

房子建好之後,因為孩子要到民雄或嘉義市    
唸書,住在此處不方便,於是,劉太太帶著    
孩子住在嘉義市區上,留下劉先生及幾個佣    
人守著這棟新房子,過了三年,劉先生也搬    
到市區,房子就空下來。一直到臺灣光復,    
樓房還是沒有人住,過去劉家的人偶而回來
整理庭院,可是也沒有重新啟用的打算。

 

         
地點:嘉義縣民雄鄉興中村義橋
由嘉義市文化路往北前往,未到民雄農工前,路旁有往「義橋」之指標 遠處即可看到露出的屋頂

荒廢之大門 踏進大門,即可感受到當年的主人的確是家大業大,而且財力相當雄厚。

上圖為民國70年7月拍攝之大門,樹木尚未長高。
從公路可看到露出「鬼屋」之三樓頂 上圖為民國70年7月所拍荒煙蔓草間的「鬼屋
沿著長滿雜草小徑前進約30公尺 即可看到斷垣殘壁的西班牙式建築...
因為雜草叢生,故蚊子眾多,要拍一張照片,取好鏡頭,手臂已停了五六隻蚊子,蚊子之多讓你 望之怯步,若欲前往參觀, 請務必穿長袖上衣及長 褲,並帶綠油精萬金油多盒前往.... 否則可能領到紅豆冰....
現在,三層的樓板已經沒有了, 屋頂不見了!
聽說樓板是劉家拆到頭橋另建新屋
站在底層往上望,可以看見藍天白雲  
牆壁到處有刻字、塗鴉或書寫不堪入眼的字跡 有一段是:「人說此處有鬼,我卻看不見鬼影來,白跑一趟。」
另一段是:「鬼鬼鬼!鬼話連篇,胡說八道,臺北三女傑
屋中有燒木材之灰燼,想必是有人夜探...
窗口是一個個的空洞  
每個月的初十和十五,都有人利用夜間進到大樓內去找鬼,大多數的人都是戰戰兢兢的進去,嘻嘻哈哈的出來 附近協同中學上「童軍」課時,老師也時常帶學生到此探訪。
嘉義有一組登山隊員為了揭開「鬼話」,曾經在大宅院內露營兩天,當他們離去時說:「什麼也沒有,蚊子比鬼還兇。」
據說:曾經有幾個膽大的年輕人為測驗各人的膽量,曾在黃昏以後住進大樓內,可是第二天清早起來,卻躺在門外的小路上。
橫越屋頂的樹幹  
七十多年的歲月把它折磨得 如此蒼老,如此的不忍卒睹!
樓房在早先是分為三層,而且分為三個單元,在外殼看去,是一棟三層樓房,可是 實際上卻是 三個三層樓併在一起。
長可過膝的野草,未曾經過修飾的花木,已經把紅磚大樓修飾得更具神秘感。
屋前有一口井,旁邊有人燒香..... 據說過去有一位女佣人投井自殺  !
地上有未燒掉的冥紙......  
的確,單獨置身其中,免不了會覺得脊樑骨發涼!
據說,曾經有人在午夜過後,看見一排戰士在樓前的空地上操練
還有人說,有一個穿著白紗禮服的少女晚間經常出現在大樓內,但在公雞報曉之前就消逝了!
在臺灣光復後,有一天村子駐進一批部隊,他們向主人劉溶裕交涉,希望住進大樓,劉先生一口答應下來, 「聽說在軍隊駐紮期間,有人上吊自殺,也有人患病而死,所以軍隊撤走之後,就傳出了鬧鬼的事。」
前往探訪時,巧見樹上有一隻松鼠跳來跳去。(探訪日期:86.7.5)


繼續觀賞探訪鬼屋系列:

按一下夜探民雄鬼屋

按一下台北天母賴厝鬼屋


本HOMEPAGE攝影、製作: 郭長成 老師

全站熱搜

神州詩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