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为捐造血干细胞推迟半年要孩子

2012年06月14日16:55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徐曼丽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她还鼓励一男子为患白血病的妹妹捐献造血干细胞

  记者徐曼丽通讯员蔡卫汉

  本报讯前日,中国银行郑州新区支行员工,27岁的邹茜刚刚为湖南白血病患者无偿捐献了造血干细胞。有个场景令她难忘:一名白血病患者家属跪到自己面前,央求她给同样患白血病女儿的亲哥哥打个电话,希望他能给亲妹妹捐献造血干细胞……

  当日上午,记者走进住在政七街5号院的邹茜家。

  “女儿去年刚结婚,本来今年打算要孩子呢,这又得推迟半年。”坐在邹茜旁边的妈妈刘予蜀还是很担心女儿的身体,不过她还是支持女儿的决定。

  上大学时,邹茜就已经开始献血了。大三那年,加入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

  今年3月,她接到郑州市红十字会的通知,称她与湖南一位白血病患者配型成功。6月,邹茜成功为患者捐献造血干细胞。她笑笑说,这是对一个生命的承诺。

  她去河南省肿瘤医院注射手术前“运动针”时,一位患者家属哭着跪到她面前说:“救救我女儿吧。她今年16岁,在上海的哥哥一直在为给妹妹捐献造血干细胞而犹豫,你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你的故事……”

  “捐献造血干细胞没那么可怕,只是一次特殊的献血而已。”她把电话打了过去,只希望这个哥哥能救自己的妹妹。

  当知道单位要组织向她学习,她有些不好意思。她说,自己就是一个平凡的人、一名普通的员工。以后,她仍然会做一名快乐的无偿献血者。

 

村民2000斤小麦放村委大院被倒进粪坑(图)

2012年06月14日16:55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曹杰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粮食被糟蹋,看着真心痛。

  见习记者曹杰实习生李震文图

  本报洛阳讯 两千多斤小麦一夜之间全部被人倒进厕所粪坑内,孟津县麻屯镇前楼村村民史文要哭诉:“偷走也行啊!”6月11日凌晨,史文要家装好袋准备晾晒的小麦,堆放在村委会大院内,不料却发生这种事。

  “这是谁干的呢?好不容易收获的麦子,就这样白白没了,太缺德了。”“这样的人找出来后必须严惩!”“到底是为啥呢?非要和麦子过不去!”……此事一出,前楼村炸开了锅。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两天,但6月13日,记者得知此事时,该村村民仍议论纷纷。

  在该村村委会厕所内,男女厕所的便池内都撒满了小麦,部分便池堵塞,连厕所旁的碎砖堆里面也倒了很多,厕所后面则躺着10多个被倒空的编织袋。

  据史文要介绍,他家今年种了三亩半小麦,“收成还不错,打了2000多斤,整整装了18袋”。

  由于村里空地少,每年麦收后,村民都会将麦子用编织袋装好,到村委会大院内的空地上排队晾晒。

  记者采访时,该村村委会大院内,还有几家村民的麦子正在晾晒,一旁还有几家的麦子堆在旁边排队。

  “俺家的麦子刚收好,10日下午才把麦子装进袋子放这儿排队等待晾晒,没想到夜里就被人全部倒进厕所了。”史文要说,事发第二天,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收获的麦子被倒进粪坑,他气得浑身打颤。至今他也搞不清楚,平日与人无冤无仇的,为啥会遭人如此对待。

  “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人把俺家的麦子倒进厕所的,你就是偷回家吃或者卖钱也比这强啊!”史文要说。

  据了解,事发当天下午,孟津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民警接报警后,立即赶赴现场会同麻屯派出所开展侦破工作。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破中。

 

A级宠物美容师月薪过万

2012年06月14日16:55来源:中国新闻网 秦雨茵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正在被剃毛的狗狗 秦雨茵 摄

  中新网郑州6月14日电(秦雨茵) 郑州,随着高温天气持续来袭,不仅市民忙着消暑,狗狗们也纷纷开始更换造型,到宠物店“美容”的宠物比前几个月多出了近一倍。据业内人士称,现在养宠物的市民越来越多,都把它们当做自己家的一员,也越来越舍得为它们花钱。

  6月14日,笔者来到中州大道某宠物美容店,店内已有五六只小狗在等待剃毛。一只名叫“多多”的棕色泰迪犬老老实实站在美容台上,美容师拿着电推刀,一点一点地给它修剪身上的毛发。主人刘小姐说,多多是她家的宝贝,“大热天,看多多包着一身厚厚的毛就觉得热,给它理个发,让它也过个凉爽的夏天。”

  大约半小时后,原本毛茸茸的多多,换了一个新造型——脑袋和耳朵的毛修剪出了很萌的样子,身体和四肢的毛也只剩下短短一层,脚丫子则变得完全没有毛了,好像穿了高跟鞋一般。看着多多美丽的造型,主人刘女士高高兴兴地交了160元的“美容费”。刘女士说,她们家狗狗才5斤多,但夏天6月、7月、8月这三个月里,洗澡、剃毛支出得要近千元,“邻居家有只体型大的狗,三个月要花好几千块呢。”

  宠物店老板李小姐告诉笔者:“贵宾犬、萨摩耶这些毛比较厚、比较多的狗狗,为了消暑,主人除了定期给它们美容、洗澡,还会给它们剃毛。”最近一段时间,前来给狗狗换装、洗澡的市民多了很多,每天的收入也比此前多出了六七成。

  在宠物美容店,笔者看到了一份价目表:宠物狗洗澡、剪指甲、掏耳朵每次的价格从20元到160元不等,全身美容则最低要120元,而在宠物店的建议中,狗狗们“美容”的频率夏天是5-7天、冬天是7-10天。

  据宠物店的工作人员说,相比去年,今年带狗狗理发的成本也高了不少。小型犬如泰迪、博美等,剪毛、做造型的价格在130元左右。而较大的犬种,如萨摩耶、苏牧等,则需要200元左右。现在物价上涨,给宠物剪毛的人工、洗澡工具成本也随之增加,因此今年宠物美容的价格有所上涨。

  业内人士称,随着生活的改善,主人们对自家的宠物也越来越舍得花钱,从宠物的狗粮、衣服、玩具等用品都是选择好的,这都是不小的开销,如今宠物美容业正日益兴起,更是成为宠物经济的重要部分。郑州宠物美容师罗小姐透露,生意好的时候,她的月收入可以达到上万元。

  据了解,宠物美容师的级别,从低到高共分C级、B级、A级。而一个A级的宠物美容师,月薪就可能超过一万元,此外还有相当可观的提成。(完)

 责任编辑:王晓云
分享到:

父亲在儿子中考首日病逝 临终嘱咐一定瞒住

2012年06月14日16:55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王晓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6月13日下午,开发区第三中学门口,结束中考的完朋朋被老师叫到一边,母亲悄悄抹起眼泪。

  13日下午,完朋朋得知父亲病逝的消息后,懂事地安慰母亲。

  在全家福照片和儿子的奖状前,史喜莲泪流满面。

  完朋朋结束考试后,张老师和吴老师(右一)陪他边走边聊,母亲在后面默默跟随。

  儿子——

  —他叫完朋朋,和岛城其他8万多名中考生一样,6月13日下午,当最后一门考试结束后,他也带着一丝轻松走出了考场。然而,接下来他要面对的却是难以承受之痛:早在6月11日上午,中考首日,患肺癌晚期的父亲就已病逝。

  父亲——

  —他叫完怀荣,和天下所有慈父一样,他十分疼爱儿子。为了让儿子安心参加中考,已是肺癌晚期的他在中考前20多天,就跟妻子商定:“如果我在儿子中考之前不行了 ,你一定要瞒住孩子!”

  6月13日——

  —中考结束 ,得把真相告诉孩子了,年仅16岁的完朋朋将如何面对这一噩耗?6月13日上午,在接到朋朋辅导班老师张鸿雁的电话后,记者赶到开发区,与孩子的母亲和老师们一起,等候即将走出考场的朋朋……

  ■剧痛袭来

  儿子中考首日,父亲病逝

  “孩子还在考试,他父亲已经去世两天了,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6月13日上午,开发区的张鸿雁老师致电本报新闻热线96663反映了此事。张老师告诉记者,她和丈夫在开发区崇明岛路附近开了一个中学课外辅导班,一年多前 ,一个叫完朋朋的初中生来到辅导班上课。“也就在那时候,我知道朋朋的爸爸得了肺癌,家庭很困难,就免去了他的辅导费,平时能在经济上帮他们一些就帮一些。”张老师说,6月11日,也就是中考首日,完朋朋的妈妈告诉她 ,孩子的父亲病逝了,“孩子妈妈说,他爸爸特别交代过,不要影响孩子考试”。张鸿雁说,13日下午,完朋朋就要考完试了,如何将残酷的真相告诉他,让她和朋朋的妈妈很是揪心。“如果可以,我们希望能通过媒体,在孩子和这个家庭最脆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能得到关爱。”张鸿雁说。

  随后,记者和张老师来到完朋朋家。在开发区长兴岛街附近一栋不到30平方米的老房子里,记者见到了正在默默流泪的朋朋母亲史喜莲。今年40岁的史喜莲含泪告诉记者,她和丈夫完怀荣都是甘肃人,1991年,完怀荣先从甘肃来到青岛开发区打工;1994年2月,两人在甘肃老家结婚;1996年农历正月十九,儿子完朋朋在甘肃出生,小学五年级时转学到青岛开发区实验小学就读,随后考入开发区第三中学。

  “儿子跟他爸爸比跟我还亲。他爸爸只读到高中毕业,最大的心愿就是儿子能学业有成。”史喜莲说,2010年12月20日,完怀荣在青医附院被查出肺癌晚期,“当时朋朋正在读初二,懂事的他知道后,好几次请假要去照顾爸爸,但每次都被他爸爸撵回了学校。他爸爸说:‘你在学校里成绩好,我就高兴。’”史喜莲说,由于经济拮据,丈夫在青岛多家医院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后,不得不回家休养。但2011年 10月,丈夫开始咳血,紧急入住黄岛中医院,这一住,再也没能出院。

  父亲:一定要瞒住孩子!

  “孩子他爸在医院时还常跟我念叨,要是能看着儿子上高中该多好……还是没能等到那一天。”史喜莲哽咽着说,6月11日上午11时30分许,丈夫在医院病逝。而此时,参加中考的儿子刚刚考完第一门语文科目。“去世20多天前,孩子他爸就跟我商量,说他万一等不到孩子中考结束,千万不要告诉孩子,不要影响孩子考试。”丈夫病逝后,史喜莲强忍悲伤,在与两位老师商量后,她为儿子编造了一个谎言。“11号那天,儿子考完试回家后,我跟他说爸爸转到青岛市里的医院治疗了。”当被儿子问及她为何不去医院照顾爸爸时,史喜莲差点没忍住眼泪:“我只能强忍着泪笑着说,你爸嘱咐我在家给你做饭,让你好好考试。”

  史喜莲还告诉记者,为了给孩子父亲治病,家里花光了所有积蓄,多亏丈夫生前的同事、老乡以及完朋朋的同学、家长们对这个不幸家庭的帮助和照顾,才让他们坚持至今。“给我们捐款的同事、照顾孩子的老师和同学,还有很多不认识的好心人,我没法一一当面感谢了。虽然孩子爸爸还是走了,我仍希望通过贵报,向所有帮助过我们家的好心人说声‘谢谢’。”史喜莲说。

  儿子:其实我早有预感

  13日下午4时 20分许,在开发区致远中学考点参加完中考的完朋朋,乘坐学校专车回到开发区第三中学,和其他同学一样 ,完朋朋的脸上也带着考试后的轻松 。“考得怎么样?”早已在此等候的张鸿雁老师和他的初中班主任吴鹏程老师迎上去询问考试情况,而几米之外,母亲史喜莲提着一袋给孩子父亲做祭品用的水果,背对儿子泪流满面。

  “孩子,原谅我们一直瞒着你,你爸爸在11号已经走了,他走前希望你能把试考好……”下午4时50分许,老师陪着完朋朋回到家后,张老师向完朋朋说出了实情。看着母亲和两位老师不停掉眼泪,这个16岁的少年却出奇地平静。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完朋朋起身坐在母亲身旁,握紧母亲的手说:“妈妈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最后一次见到爸爸时,心里就已经有预感了。”完朋朋平静地告诉记者,6月10日晚上,自己到医院看望爸爸,“当时爸爸病得很重,已不能说话,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完朋朋说,虽然爸爸没给他留下什么话,但他知道,爸爸希望他以后要好好读书,好好陪妈妈。“我要好好考试,好好学习……以前爸爸就希望我能学习好。”说完话,完朋朋就低下头,不再言语。“我知道这孩子心里难受,但他一般不会当着人哭,他在拼命压抑。”张老师偷偷告诉记者,看到孩子这样 ,她心里更难受。

  14日,完朋朋父亲的遗体将火化,他将送父亲最后一程。

  老师说:若发挥正常肯定能考上

  13日下午,完朋朋在开发区第三中学的班主任吴鹏程老师告诉记者,完朋朋起初基础并不好,但学习很刻苦 ,“虽然他不爱说话,但跟同学相处得很融洽,也很懂得感恩”。吴老师说,完朋朋和父亲感情很深,“记得朋朋上初二时,知道父亲得病后,成绩一度严重下滑,全年级一共 500多名学生,他居然掉到了260名以后”。不过,在知情老师们的关心和开导下,完朋朋终于明白,自己能为爸爸做的,就是好好学习,及时调整了心态。“中考前的模拟测试,完朋朋在全年级排到了100名左右。我对这个孩子很有信心,正常发挥的话,考上致远中学没问题。”吴老师说。

  专家说:多点关怀和爱让他学会面对

  由于完朋朋平时性格内向,在遭受丧父打击后,史喜莲深怕会对孩子的性格产生影响。对此,青岛市裕荣心理诊所相关负责人马森说,父亲对儿子学业上的期望,给朋朋压力的同时,也成为孩子发奋读书的精神支柱,而今父亲病逝,孩子最需要做的,就是学会面对。马森建议,家长和老师应留心观察孩子的精神变化,及时给予他适当的关怀,让孩子面对现实,尽快从悲伤中走出来。“如有需要,我们可以义务对孩子进行心理辅导。”马森说。

  A6、A7版文/图 记者 王晓强

 责任编辑:王晓云

法院在同一天将同一房子分别判给两人

2012年06月14日16:53来源:中国青年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两个原告起诉了同一个被告,第一个原告是债务纠纷,要让被告还钱;第二个原告是房屋买卖纠纷,要让被告交房。他们的要求在同一天获得了同一个合议庭的支持,然而,两年之后,第一个要钱的原告拿到了房子,第二个要房子的原告却连当初买房的钱都拿不回来了。

  这事发生在河南省新乡市长垣县,这个“倒霉”的第二个原告叫禄会民。他先申请强制执行在前,但长垣县人民法院却先执行了第一个案件原告的申请。

  买房过程中,房子被另案查封

  2007年12月,河南新乡长垣县丁栾镇的村民逯会民通过朋友介绍,得知长垣县中医院内二科医生李国峰有一栋小别墅要出售。

  “我的儿子和女儿当时都在县里上学,买套房子也方便。”逯会民合计之后,和李国峰达成口头约定,谈妥的价格是31万元。

  转过年的1月份,逯会民先后付给李国峰房款17万元。2008年2月4日,两人在口头协议的基础上签订了书面的房屋买卖协议,逯会民又两次付给李国峰房款11万元。

  “当时,李国峰说五六月份腾出房子来。”逯会民说,“我们说好等他搬出来,就去过户,到时候我再给他剩下的3万元”。

  可是,逯会民左等右等都等不到李国峰搬家,转移房屋所有权登记就更加遥遥无期。

  这下逯会民着急了。

  2008年5月7日,他拿着房屋买卖协议和相关的付款收据,到长垣县人民法院起诉李国峰违反合同约定,要求法院责令李国峰立即把房子钥匙交给自己,并给他办理房屋转让登记。

  这个时候,逯会民并不知道,这房子其实已经被法院“查封”了。

  早在逯会民起诉李国峰之前,另一位原告王志文就先行把他诉至法院,因为李国峰欠了王志文10万元迟迟不还。

  2008年4月,长垣县人民法院根据王志文的申请,下达民事裁定书,查封了李国峰的房子。按照相关的法律规定,被查封的房子是无法办理过户手续的。也就是说,如果法院不解封,他无法办理房子的所有权转让登记。

  不过,此时,对这些毫不知情的逯会民还在按照“法律程序”继续前行。

  2008年8月21日,长垣县人民法院下达民事调解书,李国峰当庭把房子的37把钥匙交给了逯会民,并同意在10日内将房屋过户到他名下。

  一位从事房屋纠纷代理的律师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虽然一般的房屋买卖的所有权是在房管部门变更登记后才会转移,但在实践中,按照市场交易习惯,如卖方将住房钥匙等交给了买房一方,就应当认定为已经交付,房屋所有权已发生了转移。

  有意思的是,就在同一天,2008年8月21日,审理此案的三位法官袁平、乔德彦和韩卫民,对王志文案作出判决,内容是李国峰应在十天内偿还10万元的借款。

  而这两个案件的审判长袁平,正是此前为王志文案下达查封这栋小别墅的民事裁定的法官。

  李国峰并没有如约办理产权过户手续,逯会民还是没有等到他的房产证。

  2008年9月9日,不安的逯会民再次来到长垣县人民法院,这次,他要求法院对李国峰强制执行,办理房屋产权转让手续。

  “法院收了500元的强制执行费后,让我回家等着。”逯会民说,可是,法院的强制执行迟迟没有结果,每次跟法院交涉,都被告知“李国峰跑了,所以目前没办法执行”。

  “有人跟我说,房子都判给我了,就住进去好了,怕什么”。逯会民也认为,“法院收了强制执行费,房产证迟早会办下来”。于是,在此后两年里,每逢周末或是孩子放假的时候,逯会民一家就会时不时一起住到县城的房子里。

  房子“不知不觉”被易主

  2011年春节刚过,逯会民前往浙江,继续做他的棉花口罩生意,他的妻子和孩子在他离家期间,一直住在乡下的老家。5月1日,逯会民做完生意返乡,全家一起从老家到小别墅时,意外发现打不开大门了。

  “大门的锁被换了。”逯会民说。

  无奈之下,逯会民拨打110找来了民警,民警让他提供证明。于是,逯会民翻出买房时的票据、协议以及法院盖章的民事调解书,向民警证明房子的确为他所有。

  接着,民警同意逯会民找开锁公司,开门换锁进屋后,逯会民看到家中的一切家具布置都和走时没有变化,不由得心中松了一口气。谁料第二天一大早,“王志文就找来了,手里还拿着拍卖成交书,说房子是他的,让我搬出去”。双方争执不下,逯会民又拨打了110求助。民警到场后,分别查看了双方手中的文件,发现都是有效的法律文件。

  “民警跟我说,人家手里也有成交书、判决书,这事你们还是去法院解决吧。”逯会民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房子都没了,还执行什么?

  同样是因为李国峰失踪,王志文也无法获得10万元欠款。2008年12月25日,长垣县人民法院向李国峰公告送达了执行通知书,但他并未履行判决内容。又过了一年多时间,2010年4月,长垣县人民法院下达查封“长垣县建浦新区西四巷1号的房屋建筑物”的民事裁定书。

  在逯会民提供的一份长垣法院的拍卖委托书上,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受理委托的拍卖单位是河南金盛源拍卖有限责任公司。拍卖的目的和要求是“变现偿还债务”。拍卖物的具体情况一栏填的正是当时逯会民居住的“长垣县建浦新区西四巷1号的房屋建筑物”,落款时间是2010年7月13日。

  在另一份《拍卖成交确认书》上,记者看到,房子的买受人是王志文,成交金额为27万元。确认书上标注的成交时间是2010年7月30日。

  “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人、任何单位通知我,这房子会被拍卖。”逯会民说。

  逯会民找到了当时的审判庭长袁平,“她说,房子已经判给了我,她的任务完成了,让我去找执行局解决问题”。于是,逯会民又找到了执行案件的承办法官马志远,“马志远跟我说,调解书是有效的,到现在还在执行中,但一直没有找到被执行人”。

  上述律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般来说,如果被告不协助办理产权过户手续,法院决定强制执行,那只需要法院下达协助执行通知书后,原告就能带着相关法律文件去办产权过户手续了”。

  “被执行人在不在,不影响执行。”这位律师说,执行局应该看哪位原告“申请执行的时间在前”,逯会民申请执行是在2008年9月9日,而对方却是在2008年12月25日才公告送达执行通知书,“显然应该先予执行民事调解书的内容”。

  6月13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马志远法官,他证实此案“正在加大力度执行当中。”当记者问及法院是否可以下达协助执行通知书时,马志远称,“可以下,也要通过领导啊。”他表示,此案执行正在协调当中。

  “房子都没了,还执行什么?”逯会民不明白,为什么法院现在都是这个说法。

 责任编辑:王晓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州詩社 的頭像
神州詩社

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

神州詩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