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史回眸:三湘女兵天山写传奇(组图上)

http://jczs.sina.com.cn 2006年01月25日 00:27 中国国防报
 
军史回眸:三湘女兵天山写传奇(组图上)
2005年12月27日,新疆电信公司石河子分公司通过可视电话系统为湘女们开设了湘女亲情室,20名湘女高兴地唱起了浏阳河,表达对家乡思想之情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军事图片
军史回眸:三湘女兵天山写传奇(组图上)
2005年12月28日,湘女石从新疆启运

1950年12月新疆招聘团第一组合影

1950年,女兵们行进在进军新疆的征途中

  上个世纪50年代初,王震将军在致湖南省委书记黄克诚的一封信中,提出“在湖南招收大量女兵参加支援新疆建设”,3年间,8000湘女西出边关,在新疆落地生根、安家屯边——

  三湘女兵天山写传奇

  廖海庭 本报特约记者 郑文法

  2006年1月5日,重约120吨、花岗岩质地的青灰色“湘女石”,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十三师黄田农场所在的天山峡谷,运抵湖南长沙,历时9天,行程4000多公里。“湘女石”雕塑后,将被安放在湘江之滨的风光带上,用以纪念上世纪50年代初期,8000湘女西上天山保卫、开发、建设新疆的丰功伟绩,表达人们对她们的崇敬之情。

  当年十几岁的青春少女,如今都已两鬓斑白。她们中的很多人成了兵团的第一代女教师、女拖拉机手、女护士、女农业技术员。半个世纪以来,她们用青春和热血,书写了许多感人的故事,谱写了一曲曲动人的歌。

  半个世纪前,一则征兵广告,引发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解放之初,新疆军区招聘女兵的广告在湖南长沙掀起了层层波澜。到新疆去,到祖国的边疆去,上俄文学校、开拖拉机、进工厂、当教师、当医生……在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中,湘江大地沸腾了。报名的女青年从城市、从乡村、从遥远的大山深处赶到报名点,她们的共同愿望是成为一名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光荣战士。

  70岁的刘功辉对当年报名参军的情景记忆犹新:“我出身不好,家里兄弟姐妹多,负担很重。要想给自己找一个好出路,那就是参军啰!”

  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刘功辉看见一大群人正在看布告,并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当她挤进人群,听说是招女兵时,高兴得跳了起来。在新疆军区招聘处,瘦小的刘功辉好不容易挤到了窗口。

  “你的毕业证和介绍信呢?”里面的人问。

  刘功辉摇了摇头。“没有证件不能参军。”

  刘功辉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介绍信,我到哪弄去呢?”

  回到家,刘功辉对父亲说了报名参军的事。父亲一听,高兴坏了,找到一个在区里当书记的亲戚为刘功辉开了一张证明。于是,刘功辉顺利地成为8000湘女中的一员。

  “方圆一二十里就我一个参军,我神气十足地到亲友家去串门。”提起50多年前的往事,刘功辉依然很开心。

  69岁的谢树仁,家住湖南宁乡县的小山沟,离长沙有100多公里。她曾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直属党工委书记,正厅职干部,在8000湘女中职务最高。小时候的谢树仁性格像个男孩子,游泳、爬树样样都行。知道新疆军区招聘团招女兵的消息后,谢树仁和4个女同学一起吵闹着去参军。从家里背了2升米,就踏上了从军的征途。

  1952年3月5日,长沙火车站的站台上挤满了送行的人群。”欢送的锣鼓声,夹杂着亲人的哭声、呼唤声。有的父母哭着要拉女儿回去,女儿拼命挣扎不肯回;有的女兵在家乡订了亲,男方跑来劝说不要走,女兵当场把订婚戒指退还给男方,一转身就上了火车。站台上全是清一色的女兵,土黄色的军装使站在栅栏外的亲人们难以分清哪个才是自己女儿、姐姐、妹妹,都呼唤着亲人的名字,没目标地挥着手。

  戈壁荒漠阻挡不住8000湘女踌躇满志奔赴天山的匆匆脚步

  当年的新疆还没通火车,招聘的湖南女兵们到西安后改乘汽车继续西行。行驶的车队在浩瀚的戈壁上犹如一条舞动的长龙,扬起阵阵沙尘。

  曾任兵团农八师精神文明办主任的戴庆媛,今年70岁了,回忆起当年行军的经历,她说:“大卡车上架了篷布,一车坐40个人,为防止残匪的偷袭,还有两个武装战士随车保护我们。我们就坐在行李上,大家互相靠着坐。一路上大家唱着歌,唱累了也渴了,就开始打瞌睡。你碰我的头,我碰你的头,就那样睡着了。我没事就数汽车。大概有一百多辆。翻越祁连山、六盘山的时候,从山顶上看下面,汽车就像蚂蚁一样。”

  平日吃惯了大米的女兵们吃不下发的大饼和

咸菜
疙瘩,戴庆媛就想法子逗大家开心,她把《我是一个兵》的
歌词
改了:“我是一个兵,来自湖南省,三天没吃大米饭,气得肚子疼……”

  “大卡车一天走百十公里路,车颠得人吃了就吐,吐了还得吃。”刘功辉说,“我就盼着车走得快一些,到新疆的路短一些,少受些罪。”

  车队到了兰州,很多人以为这就到了新疆。去问领队,回答说:“还早着呢,你们就安心坐车吧。”

  快到酒泉时,因山路崎岖,一辆车车轮打滑,眼看着就要滑下山涧,副驾驶员跳下车,用自己的身体堵住了下滑的车轮。车从他身上轧过去了,车上的女兵们安然无恙,这名副驾驶员牺牲了。

  即使坐在被帆布包得严严实实的军车上,也抵挡不住沙尘的袭击,女兵们的头上,脸上都是沙尘。

  晚上,女兵们多数是在老乡的炕上、马棚里或者破庙里打开各自背包睡觉。在戈壁滩上水是最珍贵的,得节约着喝,人人嘴上起了泡,哭不得也笑不得,一张嘴,唇上就裂开了一道血口。

  “白天晚上,我们穿着部队发的一套棉衣棉裤,车厢里人挤人,出的汗都把棉衣浸湿了,到最后结上一层层白白的盐花,衣服穿在身上硬帮帮的,很难受。”

  “我们都是水里长大的,哪离得开水呀?几十天不洗澡,身上那个酸臭味,自己闻着都恶心。”

  一些女兵壮着胆子问连长,连长两眼一瞪,“这么个大戈壁滩,那有这么多穷讲究,不能有资产阶级情调,自己克服吧!”

  好不容易遇到一条河道,车子停了下来,女兵们蜂拥而下,洗头、洗衣服,胆子大的跑到僻静处抹抹身子。

  向西,向西,一路向西。

  车队终于在戈壁滩上停下了,带队的干部大声说:“到了,同志们下车吧!”坐在车上的湘女,伸头向车外一看,茫茫戈壁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肯定又是骗人的,她们谁也没动。

  这时,只听到带队的干部一声高吼:“湖南的女兵到了!大家快出来欢迎呀!”

  不知道从哪里一下子钻出来了数百号人,一个个冲她们鼓掌欢笑。原来,人都从地下面钻出来的。后来,湘女们才知道这就是地窝子。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军事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首页 | 将军寄语 | 中国军事 | 军事图片 | 武器纵横 | 周边军情 | 战略视角 | 各国军力

本网站由舰船知识主办
版权归舰船知识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州詩社 的頭像
神州詩社

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

神州詩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