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潛多年,朱少麟又推出他的新作品。身為出版者,非常欣喜地看到一位孜孜於文學 ...

books.com.tw

 

阿信讀了朱少麟的小說;朱少麟熟悉五月天的音樂。 兩人坐在具文藝傳統的明星咖啡 ...

blog.chinatimes.com

 

代表團成員,國民黨立委賴世葆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認為,兩岸應該共同協商一個 ...

voafanti.com

台北市長馬英九晚間也來到新黨立委侯選人賴世葆...

 

林郁芳表示,軍艦下周三出海的計劃沒有改變。

chinareviewnews.com

tvbs.com.tw

乘軍艦護漁 林郁方:下周三照常出發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8-06-14 17:57:04  


林郁芳表示,軍艦下周三出海的計劃沒有改變。
  中評社香港6月14日電/國民黨籍“立委”林郁方今天表示,要求軍艦搭載“立委”到日本艦艇撞沉台灣漁船的海域護漁,計劃不改變,下周三照常出海。不過,他說,這次行動的性質改為“業務考察”,由於事件有高度的敏感情,所以他們不會故意去挑釁,也不會登釣魚台。

  為了抗議台灣漁船在釣魚台海域被日本巡航艦撞沉,台“立法院國防委員會”安排下周三(18日)搭乘軍艦出海到該海域護漁。提出要求的林郁方昨天指出,要他們停止出海計劃,日方要落實台灣方面提出的“放人、道歉、賠償”三個條件。

  雖然被扣的漁船船長昨晚已獲釋回台,但林郁方今天說,下周三軍艦照常出海。對於軍艦出海的動作會否引發衝突,林郁方呼籲台灣民眾用平常心來看待,因為他們要去的地方,不是什麼敏感到方,那裡是台灣專屬經濟海域的暫定執法線,他們就在這個範圍內活動。不過,他補充說,釣魚台就是在這個暫定執法線之內。

  他說,這次乘軍艦出海,他們不會故意去挑釁,也不會特意登上釣魚台,因為這有高度政治的敏感性。

  對於這次出海計劃,台軍發言人池玉蘭說,詳細的細節還在規劃,確實還沒有定案。


    相關專題: 漁船遭日艦撞沉 台灣奮起保衛釣魚台

 

為賴世葆站台 鄉親反要馬英九進總統府

記者:邱沁宜 徐崑山     報導
FacebookplurkGooglefunphemidemi

台北市長馬英九晚間也來到新黨立委侯選人賴世葆的競選造勢晚會,有馬英九全力相挺,賴世葆顯得很開心,不過他爆料說,最近他出席國民黨的活動,數度都被趕出來,他認為這是國民黨內部擔心搶票的效應,對於賴世葆的質疑,馬英九緩頰說,即使有這樣的情況,應該也不是衝著新黨來的。

為了替新黨立委侯選人賴士葆造勢,台北市長馬英九現場賣力開唱兩首歌,用唱的還不夠,馬英九要各族群一起挺賴士葆。台北市市長馬英九:「賴士葆當選(原住民語),賴士葆當選(客家語)。」

 

除了幫賴士葆催票外,這位里長伯突然喊出在座鄉親心中另一股吶喊。里長:「我們大家支持馬市長進入總統府好不好,馬市長加油,馬市長加油。」

 

馬英九表情有些尷尬,趕緊幫焦點再轉回賴士葆身上,得到馬英九全力相挺,賴士葆滿臉笑容,不過他爆料說,泛藍搶票太兇,最近他出席國民黨場子,還數度被趕出來。立委候選人賴士葆:「有些黨工卡位卡得非常兇,很怕我們參加他們的活動,明明上面寫是國民黨黨慶活動,這樣子我們要進去也被轟出來。」

 

台北市市長馬英九:「同樣是藍軍,因為我們是中選區,還是有競爭關係,這些我們國民黨內部也有,大家也不要太放在心上。」

 

馬英九雖然發聲緩頰,但在選舉期間,新黨和國民黨間的矛盾心結,似乎還在持續發酵中。

 

我的青春,我的自由--朱少麟 vs. 阿信

2005-08-28 13:15 |迴響:14|點閱:41984

 

一個是以《傷心咖啡店之歌》成名、
最近推出新長篇《地底三萬呎》依舊叫座的作家朱少麟;
一個是樂迷無數的搖滾天團「五月天」的主唱阿信。
阿信讀了朱少麟的小說;朱少麟熟悉五月天的音樂。
兩人坐在具文藝傳統的明星咖啡店裡,
談音樂,談小說,談天說地…

 

對談地點:台北‧明星咖啡館(許村旭/攝)

 

 

朱少麟的自白

 在創作《傷心咖啡店之歌》時,那時候我活得很好,但就是有事情讓我覺得困惑。有時候你心裡總是會知道,這不太是我希望的人生,這個落差愈大,你的痛苦感就愈大,我感受到自己還是欠缺了很大的自由。我們從小生活在一個號稱自由民主的社會中,但為什麼對自由的敏感和生活的落差,那種痛苦感還是與日俱增?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思索,尋找答案。後來我找到的出口是寫小說,因為我發現這不只是我一個人的困惑,很多人都在這樣的困惑中繼續努力的活著,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跳出來喊痛。

 在這樣的動機下,我寫了《傷心咖啡店之歌》,但是9年以後再看,我覺得這本書沒有那麼精準的談到自由,但裡面提到的苦悶,卻意外地打動了都市中苦悶的人。到了《地底三萬呎》,書寫的動力來源是不一樣的。這5、6年來,我一直認真思考到底要不要繼續寫下去,因為知道一寫就要花上很多年的時間,我在想這到底値不値得。我想試試看,有沒有可能寫出在我定義中,高標準的文學作品。寫《傷心咖啡店之歌》跟《燕子》時,我用的是流暢自然的筆調,但在《地底三萬呎》裡,我在每一個字上面都花了力氣。寫這本書給我很大的滿足,因為我又回到最初的那種脾氣,我不在乎到底該怎麼出版,我覺得這種寫作方式是一種對讀者的尊重。在市場上追求成功的作品,只會造成愈來愈熟練的作品,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不斷回到最初的那個狀態、那種氣魄。我自己在寫的時候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人讀,但就是想回到最純粹的想寫的慾望。我希望以後再有機會寫作的話,也能夠回到這種原始的,甚至是徬徨的寫作人的心情。

 

 

阿信的自白

 看完少麟的《傷心咖啡店之歌》、《地底三萬呎》,感覺多了好幾個朋友,只是他們生活在不一樣的空間,不只是地域上的,感覺2本書就有了2個很神祕又很熟悉的王國,有時候會有比較文藝的腔調出來,但有時候又突然把你拉回現實世界,又夢幻又寫實。其實我今天來主要是想說一句話:我想大家即將擁有《地底三萬呎》這本書,但不要先想它是一本怎樣的小說。我很幸運第一次讀少麟的書便進入這樣的國度。一切都很陌生很震撼。

 以我來講,在寫每一首歌的時候,我會假設每個人都是第一次聽我寫的歌,或是唯一的一首,我會在3到5分鐘內把那個世界建構出來。寫歌詞要對曲,還包括你在台上唱,別人聽不聽得懂。搖滾樂有時候是很直接、即時、挑動的,我覺得寫歌詞就像寫唐詩,是有一個邏輯規則,平仄、押韻等等,可是如果你最後的感動和藝術成就突破了規則,你會有很大的樂趣。

 每次寫一首歌都是新的開始,所以我不覺得這幾年我們有所謂的傾向市場,不是這樣的,我一直在嘗試不一樣的挑戰。但另一方面,我們從第一張專輯到現在,我試圖建立的都是同一個國度,同樣一個看世界的姿勢。

 

朱少麟看阿信

朱少麟(以下簡稱朱):我最近聽你的歌,已經漸漸把你當作文字創作者了。

阿信(以下簡稱信):這幾年做音樂,花在寫歌詞的力氣最多,我很珍惜這個成果。有時候坐在書桌前,想到一個東西卻沒有辦法擠出一個字來,可能三天三夜都ㄍ一ㄥ在那裡。

朱:你是不是很常被問到最喜歡哪一首歌詞呢?

信:我最喜歡我幫李心潔寫的〈奢侈品〉,那是李宗盛大哥要我寫的,有一種交考卷給老師的感覺,壓力很大,所以也特別認真寫。我很喜歡裡面那一段:「開電視機,關電視機,房間下過雨,還是打翻過自己」。有時候三更半夜,在自己的小空間裡面,有一些情緒不知道怎麼抒發,就會做這樣的事情。

朱:我在你的歌詞裡感受到很大的詩意。我最喜歡你的〈左鍵〉,聽了這首歌之後,便開始覺得你的詞有詩的感覺。當然你的作品裡面有很多青春的質素,像〈闖〉,你是不是也很喜歡〈闖〉呢?

信:對,我很喜歡。不過〈闖〉比〈左鍵〉難寫很多。〈闖〉比較難的是,要用口語去表達深刻的東西,〈左鍵〉的文字跳來跳去,每個人的解讀都不同。

朱:之前我覺得我們兩個人從事的是不同的創作,但見到你之後,我開始修正我的感覺,不知道你有沒有想要從事歌詞以外的創作?

信:有啊,不過等我老一點吧。

朱:對啊,那種事情絕對是需要時間的,現在的你絕對是沒有時間的吧,通告被排得滿滿的。

 

阿信看朱少麟

信:《地底三萬呎》是我第一次讀少麟的小說。後來才回頭看《傷心咖啡店之歌》。我通常坐飛機時才能完整看一本書,因為在家看書就會動來動去,坐飛機時看的書,都會很深很深的滲透到身體裡面去。《地底三萬呎》也是在飛機上看完的,而且要命的是最後還有一段墜機的場面。

朱:我在結尾有一個惡意的設計,希望讀者看過之後都會顫抖。

信:你確定每個人看了都會顫抖嗎?

朱:那是我寫的時候的預設,比方說我在寫《傷心咖啡店》時,並沒有預設讓人讀了流淚,但我希望讓人讀過之後會有一種震撼,而且是帶著很大的憂傷,會用另外一種角度去看待他的人生。可是寫《地底三萬呎》時,我的預設就是要寫出一篇讓人看到最後會發起抖來的小說,為了要達成這個目的而設計了這個情節。

信:我覺得很神奇,少麟怎麼能確定別人看了之後會顫抖。

朱:除了顫抖之外,我還試著做一件事情,就是讓讀者讀完最後一頁之後,再翻到第一頁。我就是在這兩個讓我自己享樂成分很大的試驗之下,完成了這本小說。問我確不確定,我當然不知道,但目前為止好像都有達成這樣的效果,這讓我很愉快。

信:其實我看到最後一頁時,就有背脊發涼的感覺,而且馬上翻回第一頁去看。我覺得這個很難。

朱:你也是個創作的人,當作品被聆聽、被看見的時候,能夠達到你所想的,讓人感到震撼、甚至是憂傷,那時候得到的滿足一定非常巨大。

信:寫歌的時候,我比較不能去掌握或預測,我的作品帶給別人什麼樣的感受。

朱:以寫作而言的話,你這樣就是很純粹的寫作。但對我而言,這已經是第3本長篇小說了,寫第一本時,我就是很純粹的,心裡有什麼聲音就把它發出來,是一種內在的衝動,但當我變得比較熟練時,現在我可以加入一些新的嘗試跟新的試驗,差不多就是這樣而已。


(五月天演唱會‧本報資料照片)

共同交集:披頭四

朱:我的讀者裡面有一些比較專業的,他們去統計我的作品當中出現的披頭四,發現其實出現得很少。因為我聽披頭四的時間很早,從13歲就開始聽了。那年約翰藍儂被槍殺了,報紙連著好幾天的頭版都是「天王巨星殞落」。那時候我手上剛好有一筆小小的零用錢,第一次走進百貨公司買唱片,就買了披頭四的作品。簡單的說,披頭四的專輯我都有涉獵,甚至我在校刊當中都會有計畫的介紹披頭四給同學。

信:我們的團員每個人有各自喜歡的音樂,披頭四是裡面最大的交集。遇到一些抉擇,或是樂團該怎麼走時,我會去問披頭四。像我們剛出道的時候,公司讓我們自己決定要不要上綜藝節目之類的,那時候我們看了很多披頭四的紀錄片,看到他們一樣上節目玩、搞笑,也被整,就會覺得偉大到像披頭四,都可以做這樣的事情,我們應該沒有問題。類似這樣的問題,我們都會在心裡問披頭四。

朱:披頭四一開始也只有3、4個男孩,在很簡陋的小房間裡面拼命練,後來開始創作,然後在英國的小電台放自己的作品,慢慢累積知名度之後才以 I wanna hold your hand 登上排行榜而走紅。那時候大概是23、24歲,他們的鼓手也是最後才加入。青春野性的少年就在地下室裡瘋狂的彈、瘋狂的創作,很快就從英國走紅到美國。之後他們的專輯不斷的出來,紅了大約10年。他們的前兩張專輯都是以少年青春的吶喊為主,但他們沒有甚麼人生經歷,青春狂飆不能一直寫下去,不能一直留戀在青春歡樂中,所以漸漸轉成比較哲思、比較內在的部分。愈往後的專輯,大概30歲左右,那時候所有的樂評都覺得他們已經走入哲人式的樂團了。他們很努力的想要抓住真實的生活經驗,但外面的真實生活卻把他們搞成像外星人一樣的團體,所以他們才往比較高層的思想去發展。他們之後解散是因為團員的關係,而不是因為創作力減退。我覺得從崛起開始,一直到你們最近這幾張專輯,像是魔咒一樣,讓我覺得你們愈來愈像披頭四。

信:我自己覺得我們是有搖滾精神的,因為我們五個人想要改變世界,但是我們這一代,有些事不是去嘶吼就可以改變。就像「臥虎藏龍」裡秀蓮講的那句話:「如果你握住雙手,你就是一無所有;如果放開雙手,可以擁抱世界。」對我們而言,有些搖滾樂是握緊拳頭要跟世界戰鬥,可是我覺得我們想要戰鬥的東西,和《傷心咖啡店之歌》的主題滿像的。我們渴望自由,渴望自己是不一樣的,但我們又必須在城市、在體制裡生活。我跟很多年輕人一樣,不喜歡核能電廠,但是我又那麼喜歡吹冷氣,所以在創作的時候,就會去思考我自己是什麼,所以我覺得戰鬥必須是跟自己深層的戰鬥,不是單純的去對抗。

朱:對我來說,寫的前提是必須要有創作慾望,要有創作慾望就是要找到值得寫的東西,而這些來源就是內心反抗的力量,寫出你到底在困惑什麼。

 

 

尾聲

信:今天我來之前有做功課,看少麟在部落格上的回答。我不知道你的回答是不是唯一的一種說法,我印象比較深的是回答《傷心咖啡店之歌》…。

朱:你是問我在何種態度下寫《傷心咖啡店之歌》?

信:對。

朱:用一種很野蠻的態度。

信:對,我覺得裡面的人大概劃分成入世跟出世,不知道這樣講對不對?

朱:沒錯。

信:有一種人是活在社會規範裡,尋找自己想要的東西;另一種人則是不跟他人合唱的。我看少麟的回答是不鼓勵任何一種,雖然我覺得你有你的偏心。

朱:被發現了。

信:很明顯。這方面我想五月天跟少麟的創作很像,不特別鼓勵從一個生活上的位置撤手離去,但內心絕對可以有更大的自由。我們偏心的部份很雷同。

朱:如果讀者知道我們一頁一頁那麼辛苦的創作的話,應該就會給我們一點點偏心的特權,不過這種辛苦的時候讀者都看不到。

信:我想這是大家喜歡我們的原因,我們的偏心也是他們內心最深層的野性的呼喚。就像「我也希望這樣生活」、「我也希望我可以那麼勇敢丟下一切去馬達加斯加……。」

朱:看來五月天還會讓你忙滿多年的,所以這個願望不是很容易實現。

⊙策畫/中國時報【開卷周報】 ⊙紀錄/李美雪、項光裕

 

▲上一篇:塚本桑&片山桑台灣閱讀紀行 ▼下一篇:跟著作家,一起成長一起變老… 加入書籤:        引用:http://blog.chinatimes.com/openbook/archive/2005/08/28/13133.html 2005-08-28 13:15 |作者:開卷|分類:對談迴響:14|點閱:41984

迴響與引用列表

?????????????????????????????????????????? vs. ?????? « something about mayday[TrackBack]

?????????????????????????????????????????? vs. ?????? « something about mayday
引用了該文章,地址:http://alyt56.wordpress.com/2011/07/27/050828/

2011-07-27 10:37 |

回應: 我的青春,我的自由--朱少麟 vs. 阿信

我是在17歲時看到了傷心咖啡店之歌
拿時我剛好斷了右手手腕,正好在舅舅家休養
屋裡又另一位住客(某阿姨的兒子)
我在探索這新空間時發現了讓我一眼就黏上的書
也就是傷心咖啡店之歌(我偷了它)

如果說 我的心境綜合了6大主角 我想也不為過
甚至說我是每個人的6分之一
生活中 最大的衝突應該是馬蒂吧~~
自小我就讀軍校,因此對於自由我沒辦法去實現
看完這本書 也讓我發現這對自由的需要
長大後 我只有一個夢想
我不要很多錢 不要美麗的老婆 不要大家的成功
我只要 我能活得對得起自己...
也許 我跟海安一樣心裡很自私
也許 我跟小葉一樣心裡追著自己

活在世界上 本來就有"必須"
但能捨棄掉
才能看清自己
說到這裡 我想跟還沒讀的讀者說
若你沒有堅定的人生意義
或你本來就對人生 沒有動力
你最好別看...

我相信對人生有抱負有希望
才能成為一個成功的人 但...你想不想...

2009-01-05 19:19 | morris

回應: 我的青春,我的自由--朱少麟 vs. 阿信

這篇 ,我會再來看, dear all

2007-11-21 01:23 | 施友文

re: 我的青春,我的自由--朱少麟 vs. 阿信

一開始接觸朱的書是因為<地底三萬呎>封面的推薦人物-阿信...哈就是如此才能遇到如此美妙的書(我的朋友們幾乎都看過囉~!YA~!)
我先看完的是<傷心咖啡店之歌>,習慣先看早期作品,然後隨著作者的經歷慢慢的改變...就像其所寫的書~
看完<傷心咖啡店之歌>,過了很久我才有勇氣翻開<燕子>,因為我不知道青春過去後會是什麼等待著我...剛看完朱的書,比較偏心於<傷心咖啡店之歌>,對於<燕子>只有一種莫名的排斥感,但是時間一久,感受到的卻是<燕子>中,一種特別的情感突然爆開來,毀了我過去建起的牆,讓我毫無預警的重新看見這個世界~
非常感謝朱小姐在書中引用的歌...我都有找來聽喔~!!!很愛Pink Floyd>"<+還去找了演唱會來看,精采滴唷~

2006-05-18 22:16 | 草仔

re: 我的青春,我的自由--朱少麟 vs. 阿信

你好,請問可以引用這篇文章嗎^_^?

2006-03-17 00:17 | rita

re: 我的青春,我的自由--朱少麟 vs. 阿信

今天聽了吳建恆訪問阿信的廣播,引的我來搜尋阿信和朱少麟的交會。我對朱少麟的書比較熟,燕子和傷心咖啡店之歌都有看過。我喜歡燕子。燕子給我鼓舞的力量,讓我在追求理想時,堅持的勇氣。尤其從學生轉變成上班族,在環境從單純的學校轉換到有利害關係的公司,有些價值觀慢慢轉變,但我還是更愛真理,只是學習如何用更婉轉的方式表達。

2006-02-17 21:24 | yichin

re: 我的青春,我的自由--朱少麟 vs. 阿信

冷淚無著處,轉身已成雨 ,煙雨應有怨,飄灑卻無恨!
留取一痕心影在,今生永作畫圖看!
一個外資在台灣最深深的祝福網友! 幸福!!!!!

2006-01-02 22:49 | 摩根佳人

re: 我的青春,我的自由--朱少麟 vs. 阿信

我也是個喜愛文學的人,但閱讀散文來得比小說多,一直對文字有很深的喜愛,文字創作者常有帶來一種無盡的共鳴。最初並不喜愛搖滾樂,但在偶然的機會下接觸阿信的創作,特別留意歌詞所寫的意境,猛然發現填滿自己對孤寂的詞窮,有這樣的一首歌表露自己難以言喻的心境,這都是受了文字的感召!

在經由阿信與作家的回應中,將鼓勵我再去閱讀不同的作品,對於朱少麟作家我是接觸少的,但因為巧遇也讓我想藉由書中相會另一種頻道!

我不確定投入的文字創作者是不是比較能表達孤獨和對人生的困惑?
不論是以文字、音樂、藝術…的方式,有能力去表達就更有能力去尋找「原我」。我認為那是一種極大的幸福與滿足,或許,為人生真義的探索尋得一條路徑,這不真正容易!謝謝您們!有幸在不同時空交會遇見自己靈魂的片段是種難得,我也期待自己能在拼組片段時,更接近不再那麼防禦的自己!

2005-11-13 18:22 | red

re: 我的青春,我的自由--朱少麟 vs. 阿信

地底三萬尺看到一半...
在朱少麟前兩本小說我愛燕子比愛傷心咖啡店多的多
整個高中的生涯的確是五月天的音樂和朱少麟的小多陪伴或許在外加村上春樹早期的作品

<那年我的床底下有一只皮箱,要不要現在就走...>

<冰冷的黑咖啡黑的向死亡苦的像人生>

.

.


我不斷反覆著看著許許多多的片段
好幾次很想告訴書中的阿芳
妳的成長被卓教授在遙遠的那一端牽引著
而我的成長卻是被作者牽引著

阿信的音樂也是
我也很愛闖這首歌

那種他們帶給我想的感覺
還有非離開非要逃跑的感覺
那是在一個十幾歲後半期的歲月裡頭
最強烈而且最敏感的哀傷

2005-09-04 02:18 | wanderlust

re: 我的青春,我的自由--朱少麟 vs. 阿信

希望朱能了解好的小說
作者會不見
而有時過於雕琢的字句
只是負擔

五月天第一張的青春浪漫到哪了呢
阿信是聰明的
我期待能再感受到擁抱那樣的歌曲
畢竟能在一個人生命中反覆撥放的歌曲是不多的

2005-09-02 23:23 | Evan

每次只要颱風來…

每次只要颱風來,就會想到《傷心咖啡店之歌》,因為書的一開場就是設定在颱風的台北…

馬蒂在經過颱風健行倒地前看到『湛視澄淨、寶石一樣的長空』…希望台北的天空也將如此…

今次的颱風泰利,讓我有時間再靜下來看看了…

260頁,『自由只來自愛。不只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愛,還包括對一切理想的追求。當你心中燃起那種火一樣的熱情,在自己的意志驅動下,全心全意,不顧一切阻礙去追求,別人非難你,不怕;環境阻撓你,不怕;因為你已經完全忠於自己的意志,那就是自由。』

沒了青春的我,只好努力實踐自身自主意識的自由了!


CARPE DIEM!

2005-08-31 23:01 | 心兌棋

re: 我的青春,我的自由--朱少麟 vs. 阿信

從四百擊、狗臉的歲月,一直到生命與無米樂
從李斯特、巴哈大提琴,一直到五月天與音樂
從村上春樹、白先勇,一直到朱少麟與傷心咖啡店

我重新愛上了這塊名為台灣的土地
再次聆聽到這首名為顛覆的搖滾
恍然體驗到這段名為自由的人生

阿信曾經說過:『我們大概是擔心,如果把外在的形視為一張表皮,我們 又如何能涉透表皮之下的自己,而進入靈魂。我一直都在練習,如何以詞句清楚表達想法,使之浮現出最靠近自己靈魂的輪廓。』
這或許就是為什麼一首音樂會令人為之動容;而一本好書又可以給你帶來無比廣大的迴響吧......!

我熱愛五月天的音樂,也偏好文學的洗滌
兩者並重 同時滋養著靈魂 缺一不可

當他們兩者相遇,激起了凡間未見的絢爛
我驚訝於這其中的冥冥牽引。

這些天來,習慣了細細咀嚼書本時,
也慢慢吞嚥五式搖滾......

我自許是天上落下的星子,
偶然在人間遇到了信仰的諸神;
但我依然什麼都不是,
在不是學生也不是OL的模糊角色中,
藉由朱少麟與阿信的碰撞,
重新認識了自己,與重新定義了人生。

希望五月天還有未來10年、20年的同學會 (我也有去喔~~~燒聲 笑)
希望朱少麟還有更多寫出自己所要的東西,
希望大家的心願都能實現啊~~~ (嗚,我好貪心喔 ^^)

2005-08-31 20:59 | loveyoyo

re: 我的青春,我的自由--朱少麟 vs. 阿信

我必須承認:我是偏心給阿信的,我看朱少麟的書是因為我聽阿信寫的歌。我想不透歌詞裡天馬行空的元素來自於怎麼樣的頭腦,他好像生活在和我不相同卻一樣叫『台北』的城市裡,我追逐著他一路從村上春樹、安伯托‧艾可到白先勇,我漸漸有了自己的閱讀習性、自己的解讀,但我還是想聽聽他怎麼說。於是我追到了朱少麟,發現了好的文筆。

2005-08-30 00:15 | anndrymoom

re: 我的青春,我的自由--朱少麟 vs. 阿信

說真的,我還是比較喜歡《傷心咖啡店之歌》,就像拍了之二之三的電影,還是喜歡第一集。我承認《地底三萬呎》的文字和結構或許比較成熟和花費腦力,不過,只是個人感覺啦,有點像村上冷酷異境之類的取向。《傷心咖啡店之歌》是我九年前看的,那時大學剛畢業,深深受到感動,雖然裡面有些地方很像在訓話,雖然海安和耶穌的情節很虛無縹渺,不過有一些直探心靈深處的東西在裡面,隔了九年之後,已經成為麻痺上班族的我又重看了之後,仍然同樣的喜歡,覺得不大像是本小說,卻像是自己的心情日記之類。總之,希望朱少麟繼續寫出忠於自己內心情感的東西。

2005-08-29 01:02 | Michelle

回應這篇文章

打*者為必填欄位

*回應標題: 請輸入標題
*姓名 / 暱稱: 請輸入你的姓名 如為作者請先登入
*E-Mail: 請輸入你的Email Email格式有誤
您的網站:
*回應內容: 請輸入迴響內容
*驗證:
請輸入上圖六位數字驗證碼: 請輸入驗證碼  
   
 

 

 

部落格文章搜尋

2005年8月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編輯部落格最新文章

作家部落格最新文章

來賓部落格最新文章

旅遊部落格最新文章

財經部落格最新文章

電影部落格最新文章

體育部落格最新文章

音樂部落格最新文章

美食部落格最新文章

公益部落格最新文章

數位部落格最新文章

旺旺集團中時集團

  • 集團網站
  • 報紙廣告
  • 網路廣告
  • 旺旺集團
  • 中時媒體集團
  • 與我們聯絡
  • 關於我們
  • 服務條款
  • Widget
  • 兒少網路安全
  • 服務:
  • 醫療天地
  • 房地產
  • 行銷知識庫
  • 旅遊玩家報
  • 租屋
  • © 1995 - 2012 China Times Inc.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勿任意轉載違者依法必究。

     

     

    朱少麟……?在我能想像的範圍內,我努力地 ...

    blog.roodo.com

      全站熱搜

      神州詩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