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7, 2005 at 4:06 pm

關於方旗

  方旗,1937年生,本名黃哲彥,國立臺灣大學物理系畢業,美國馬里蘭大學物理學博士,現執教於馬理蘭大學。

  詩作有特殊的節奏,常藉詩行的安排,造成部份視覺上的規律性與統一性,又進一步造成獨樹一格的韻律效果,能發明特殊情境,開拓吾人的視境。自費出版詩集有《哀歌二三》 (1966年6月初版) ﹐《端午》(1972) 兩本,內文編排採直式齊尾的形式,有點像是山脈橫走,創發了之後圖像詩的思考。

詩路管理員發表 | 簡介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6, 2005 at 10:59 pm

《端午》封面

duanwu.jpg

詩路管理員發表 | 照片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6, 2005 at 10:58 pm

烏江

在風中消失的

在風中隨著蘆花消失的

都讓它消失

在江邊沉埋的

在江邊隨著泥沙沉埋的

都讓它沉埋

林莽的餘韻﹐古渡的興衰

逝水的智慧﹐荒祠的歲月

三艘船在江心交錯而過

漁船是項羽

擺渡的舢舨是虞姬

而錦帆的木蘭舟

是他們的愛情

或者舢舨是霸主

木蘭舟是虞美人

而漁船是愛情

不﹐也許木蘭舟是重瞳 ……

當雁字劃過長天

刮出淒厲的磨擦聲

一切全沒關係

轉瞬間舟楫各自東西﹐分離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6, 2005 at 10:57 pm

湘靈

然後﹐我看見了你﹐啊﹐湘靈

由高絕的鳥路俯瞰

洞庭波兮木葉下

畫舫載你逆流而上

甲骨文的星斗或在天或在水

簾裡爐香幽幽雲集

攻擊你清淺的睡眠﹐我的故里

生於斯長於斯

我是你將唱未唱的歌前來降生

你未夢之夢挾帶遠方的山水前來入夢

願在頰而為胭脂

願在額而為香汗

成為血﹐為計時的心跳

成為噓息﹐為均勻的呼吸

讀遍你靈魂的壁畫﹐歌於斯哭於斯

帆轉湘轉

望衡九面

鬟鬢微動﹐你知道是我嗎

氤氳陪我在你眉睫探險

遲遲找不到入口

我已遲到二千年

微霜渺渺﹐熊羆呴嗥

黑旗獵獵在船首﹐鬼火窺舟

誰在你胸口插下斷劍

長出血的罌粟

桂棹蘭槳因超重而開始沉沒

我與你相偕沉沒漩渦迷人的瀟湘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6, 2005 at 10:57 pm

奧菲爾斯之死

群獸﹐你們還記得

那是何等的簫聲

尤如在第一次愛情的夜晚

初次辨識感情的輪廓

揮濺一滴感激的淚

赫密士﹐你親眼看到
那是何等的步伐

跨越陰陽交界﹐宛若分享

一枚秋實﹐上弦月照著人間

下弦月照著忘川

所以﹐奧菲爾斯﹐我無法瞭解

這算是什麼樣的死亡

冥府中來去自如的你

竟在狂婦的舞蹈中宣告終止

說﹐什麼是靈魂的體積

死亡的重量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6, 2005 at 10:56 pm

Subway

Subway車站﹐墳之入口
階梯下降通往月臺

我們將到遙遠的地方去

喘息﹐喘息﹐電車戴著礦工的燈帽

奔向黝黑的地道

在根鬚之下﹐與河流同行

根鬚是向地心生長的樹﹐另一種風雨

在菌類與礦物質的國度裡

而在車廂中﹐我們隨車的節奏抖顫

在電風扇嚴密的監視下

唯有招貼上的銀行利率和彩票廣告

才使我們驟然記起地上的世界

喘息﹐喘息﹐電車戴著礦工的燈帽

奔向夜

溫香的血﹐綠磷磷的獸睛

在暗水中行走的裸女與走獸

白楊林中滿而不盈的波光

看來極像是忘川

原來正是忘川 ……

奔向夜, 奔向女王的新婚之夜

神祇的貞操與地獄的情慾

由蛹看見蝶

由礁影認識珊瑚

由地火會見太陽

由石窟通過冬聽見第一聲的流鶯

階梯上升﹐歡愉地把青天還給我們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6, 2005 at 10:55 pm

Thus Spake Muse

又是一年春草綠

你還記得那條河流嗎

河畔沒有砧柱﹐沒有女子的青衫

沒有青衫的女子在砧上搗衣

因為原來就沒有河岸

沒有河岸擁抱流水﹐迎送舟楫

我如咿呀的櫨歌死在每一帆檣

既無櫨歌﹐亦無帆檣
又如清風生長在青青的柳條

既非清風﹐又非亂絲繁絮

呼喚我﹐我才成形

如露珠由空氣裡走出落足在葉尖

呼喚我﹐我才有肯定的身姿

投影在風光冉冉的阡陌

而當你放棄尋找

我只是暖靄

暖靄只是遲暉

遲暉只是薄薄的大氣

春風又綠

那條河流是否還在那裡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6, 2005 at 10:55 pm

洛神

河比樹還綠﹐船比河還老

流水尾隨婀娜的風帆

蜿蜒而去

你究竟走在河的此岸彼岸

還是河的第三岸

淒然似秋﹐煖然是春

野雛菊匍匐在地

宛若落英

誰知道這血色的朝陽

竟是殘照

洛神﹐你是什麼

安睡在琴上的歌

歌﹐你究竟是什麼

含蘊在一滴淚裡的愛

可是愛﹐你究竟是什麼

介乎兩次死亡之間的永恆

然則永恆﹐你是什麼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6, 2005 at 10:54 pm

天使

驢子鳴時﹐玫瑰開了

你來

來自天使群中

白得像雨

穿著青色衣裳

手牽著手

天使與我同行
翅膀輕輕拍拂我

使我更像斑鳩

路旁的油加利樹

滴溜溜轉身

是否曾經轉身

天使的手渾若無骨

在我手中

只是空氣﹐只是煙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6, 2005 at 10:53 pm

海濱公園

而你﹐Pretos , 當旭陽之金蜂

初訪海浪的芬瓣

你忽而長髮披肩﹐一笛在手

忽而銅肌虯髯﹐金戟閃閃作光

是否正在暗示

Flora 螓首蛾眉

忽而是羞澀的村女

忽而是艷光照人的貴婦

千幻的影像如口令

在綠葉間依序傳呼

以是諸色團錦轟然醒來

每一株莖都搖著花旗

全世界只有一朵花﹐所有的春天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 上頁

劉伯溫的〈燒餅歌〉預言:

"草頭家上十口女,又抱孩兒作主張。二四八旗難蔽日,遼陽思念舊家鄉。東拜斗,西拜旗,南逐鹿,北逐獅,分南分北分東西,偶逢異人在楚歸,馬行萬里尋安歇,殘害中女四木雞,六一人不識,山水倒相逢、黃鬼早喪赤城中,豬羊雞犬九家空,飢荒災害皆并至,一似風登民物同,得見金龍民心開,刀兵水火一齊來,文錢斗米無人要糶,父死無人兄弟抬,金龍絆馬半亂甲,二十八星問士人,蓬頭幼女蓬頭嫁,揖讓新君讓舊君。」"

 

    全站熱搜

    神州詩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