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年輕的歲月中荒唐也不是全部
大部份的日子我是在探索自己的定位和位置
我也曾以專科身分去考過研究所
筆試成績沒過口試成績卻很高
我很多時候是在嘗試寫作的技巧
在寫作上用各種不同的筆觸來寫詩或散文
始終沒有令我滿意
也許台灣作家的寫法我很難找到可以模仿的對象
有了電腦的博客後我開始用自己的寫法
也許這種寫法讓我更自由更自在吧

全站熱搜

神州詩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