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毒气室. 【看中国记者项甄综合报导】二次大战期间,纳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 ...

kanzhongguo.com

 

纳粹毒气室首次被揭露时世界拒绝相信(图)

2011-09-22 14:02
作者: 项甄
来源: 看中国
【字號】      

纳粹毒气室
纳粹毒气室

【看中国记者项甄综合报导】二次大战期间,纳粹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政策,曾一度被成功掩盖,大部分人不相信逃出集中营的“第一证人”弗尔巴向全世界首次揭露纳粹集中营罪行,致使数百万犹太人惨遭毒害;诺贝尔和平奬候选人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周游世界45个国家,指控中国大批法轮功学员被国家隔离并谋杀,很多人同样不相信,现今法轮功学员仍处于严重迫害中。

弗尔巴揭露粹纳屠杀犹太人罪行遭怀疑未重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对犹太人实行骇人听闻的种族灭绝政策,成千上万的犹太人被屠杀。1942年3月年仅18岁的弗尔巴被抓进了奥斯维辛-比克瑙集中营(Auschwitz-Birkenau),并随时都可能被送入毒气室。

1943年6月,弗尔巴在集中营里获得了一份负责记录的工作。这项工作涉及到很多管理层的东西,比如记录各种索引卡和登记卡。这让他有机会看到陆续被送来的犹太人名单。这样一来,他就能清楚地计算出有多少人被送进来,又有多少人被杀害。弗尔巴计算出截至1944年4月,有170万犹太人死在集中营。另从党卫军士兵口中,他得知将有数百万的匈牙利犹太人会被运送到这里处死,于是冒着被抓后惨遭各种酷刑折磨的危险,他逃出来通风报信。

1944年6月,“第一证人”鲁道夫.弗尔巴首次向全世界揭露纳粹集中营罪行,并披露了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和焚尸炉等骇人听闻的大屠杀真相,同时向世人发出犹太人危在旦夕的警报。

这是粹纳屠杀犹太人的罪行第一次向外界揭示,但因为事实过于残酷血腥而遭怀疑,当时并未引起西方社会的重视,也未能传达警报采取有效措施。之后的两个月,计有43万7千匈牙利犹太人被送入了集中营,他们顺从的接受纳粹的安排,不反抗,不躲藏,也不逃走。

纳粹为“澄清传闻”开放红十字会访问团“参观”

1944年6月23日,纳粹为了“澄清”有关灭绝营的传闻,允许红十字会访问团首次参观调查纳粹在特莱西恩施塔特(Theresienstadt)的集中营。那里一度住着许多犹太人,他们中有不少著名的艺术家、作家、科学家、记者、外交官、音乐家和学者。

为接待红十字会访问团停留八小时的访问,纳粹花了六个月时间搞美化运动。为减少该集中营的拥挤程度,很多犹太人被运往奥斯威辛处死;城里建造了不少假的商店和咖啡屋,让来访者觉得犹太人在这生活得还很舒服。

清晨,一小队一小队衣衫破旧、骨瘦如柴的犹太妇女在晨曦中趴在地上擦洗街道,她们的身体发出阵阵恶臭,把活儿干好后她们就得躲开;洒了香水穿着花哨的美人就走出来了。

其中著名作家杰斯特罗的房间就被被设计成是一个参观点。作家的卧室被布置的赶得上欧洲著名旅馆的上好房间;从丹麦被送进特莱西恩施塔特集中营的犹太人,每三个人住一间房;营房外满是花朵儿的玫瑰花树则是花匠们刚运来的。集中营的造假是如此的成功,参观团的报导里充满着对集中营“极其令人满意”的认可。一人说:“较为近似一个理想的郊区社会”还有人说,“根本不像集中营”。

据悉,红十字会这次的调查报告,使人们质疑弗尔巴揭露纳粹集中营罪行及其亲身经历的真实性。纳粹利用此次红十字会的调查报告达到了掩盖真相的效果,就连当时身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犹太人菲历克斯.富兰佛特都不相信犹太人被毒杀的事。

当盟军1945年1月进入奥斯维辛时,发现了堆积如山、来不及处理的尸体时,才意识到弗尔巴的报告是真实的。据国际社会公布的数据,至少有600万犹太人死在所谓的“犹太乐园”的集中营里。后世历史学家评论说,假如当初人们相信了他们的报告,犹太人的命运就会大不相同,就不会再有几百万人惨遭屠杀了。

美国国家广播公司:中国伪装的劳教所是专供参观的

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海外持续的揭发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中共劳教所的情况。特别是2001年传出辽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将18名女学员剥光衣服投入男牢的兽行曝光后,国际社会一再呼吁中共开放劳教所。

根据曾被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2000年5月-2002年3月),后在爱尔兰政府帮助下被营救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赵明回忆:团河劳教所可谓人间地狱,他曾被七、八根几万伏电压的电棍同时电击;还被摁在脸盆里坐着,再塞到床底下,多人一起坐到床上压;三个多月每天被逼蹲站20小时,十几天连续不许睡觉等。

在国际压力下,中共被迫做出回应,先后曾几次邀请美联社、纽约时报、美国之音,美国国家广播公司,南华早报等中西方媒体参观沈阳马三家和北京团河劳教所。2001年5月22日,北京当局让美联社等五家外国媒体参观马三家教养院3个小时。记者们看到劳教人员身着制服,有的在玩棒球,有的躺在床上,有的看录像等。警察和劳教人员都矢口否认这里有过刑求、电击等不人道处罚。

然而同行的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的记者内德.柯特(Ned Colt)却有着不一样的见解。柯特在报导的第一句话就说“这是一个超现实的景象”,因为他看到“两排穿着兰白相间运动服的妇女整齐地坐在塑料凳上凝视着前方的电视。电视中,一个美国解说员在谈论太阳系中‘火星生命’的问题。”

一般电视观众一定会嘀咕,这是在劳教所呢还是在大学的电教室?当问到在这学到了什么时,她们异口同声地说:“科学”,并说是“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科学和法律”的培训,但问及具体内容时,所有人都“语焉不详”。

在参观饭厅、教室和图书馆和寝室的过程中,柯特还闻到新刷油漆的气味,四个参观的地方都刚刚用白漆粉刷过。寝室里她们的床铺如受过军训操练一般整齐。兰白格子的床单平平整整地铺在床上,每个床上的棉被都精确地放在同一个地方。

柯特在报道提到,我们经过外围肮脏邋遢的砖式建筑,那里面上了年纪的男女都漠不关心地回头看我们。向导告诉我们这就是劳教所。我们下了车,被领进了一个门,这是一个高墙围起来的院落。……和刚才在外面看到的相比,这才是专供参观的场所。

加拿大律师:5年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贩卖的指控是真实的

德国之声在8月的报导中提到,加拿大律师大卫•麦塔斯在2006年接受了法轮功受迫害联合调查团的委托,请求他调查在中国大批法轮功学员被隔离及谋杀,他们的器官被出售的指控。

其后,麦塔斯和加拿大前国务秘书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一起收集有关中国器官移植方面的资料。他们对在中国蹲过监狱或者进过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的陈述进行评估,并派人给中国医院打电话,询问移植器官的来源。

在报导中,麦塔斯律师回答德国之声的记者说:“我们面对一个几乎无法解决的证据问题。没有尸体。受害者已经死亡,尸体被火化。没有可能进行尸体解剖,没有作案现场。现场是手术室,之后马上被清理得一干二净。没有证人,因为手术是在密闭的房间中进行的。在场的不是凶手就是受害者。”

“我们既收集能够证明指责的证据,也收集驳回指责的证据。我们不是看一个证据,而是看所有的证据。只有证据数量充足才允许我们得出结论。但是,经过五年时间,在我们对更多线索进行调查后,我毫无怀疑地相信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正确的。”

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把调查事实情况整理成书——《血腥的活摘器官》。书中也提到:还有另外50种证据说明这件事情,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事情是没有任何疑问的。我们只是没有血淋淋的尸体而已,因为那些尸体在器官摘取后就被焚烧掉了,所以他们没有办法留下证据。你也许不相信,其中一种证据或另外两种证据,但是有这么多证据加在一起的话,其实是很难再问是不是真正发生了。

调查结论确立后,他们就开始到世界各地,告诉世人:中国正有大批法轮功学员被国家隔离及谋杀,甚至被贩卖器官,而且这些难以置信的指控的确是真实存在的。

面对大卫•乔高及大卫•麦塔斯律师两位提出的指控,中共则是愤怒地进行驳回。但对于他们希望到中国做进一步实地查证时,中共却拒绝了他们的签证,不准他们到中国进行调查及访问。

英国公众档案处曾公开有关二次大战时期纳粹德国大屠杀暴行的机密档案,披露了当时 ...

wenwen.soso.com

 

 

這本書如今已經成為記述納粹德國大規模謀殺歐洲猶太人的權威歷史著作。 屠殺 ...

stnn.cc

 

屠殺猶太人是誰的指示? 私人日記揭元兇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約580萬猶太人被納粹德國殺死。幾十年來,對於屠殺猶太人的原因眾說紛紜。以色列作家索爾·弗裏德蘭德認為,猶太人成為受害者不能歸罪于納粹國家機器,而首先要歸罪于希特勒。

 

見證人的日記

 

  1997年,索爾·弗裏德蘭德的《迫害的年代:1933-1939》出版發行,這是他的兩卷歷史著作《納粹德國和猶太人》的第一卷。他在前言中說,他的意圖是“從歷史角度真實記錄大屠殺,把兇手實施的政策、周圍社會的態度和受害者的世界放在一個完整的框架裏”。弗裏德蘭德的第二卷《滅絕的年代:納粹德國和猶太人,1939-1945》也是一樣。這本書如今已經成為記述納粹德國大規模謀殺歐洲猶太人的權威歷史著作。

屠殺猶太人是誰的指示? 希特勒的妄想

 

被屠殺後的猶太人婦女,德國党衛軍在清理現場。

 

  弗裏德蘭德使用的見證人沒有上百位也有數十位,從安妮·弗蘭克和亞當·切爾尼亞科(華沙猶太人聚居區猶太負責人)到一些鮮為人知的人。他們令人難忘的話語記錄了歐洲猶太民族受歧視受迫害進而被驅逐被屠殺這個過程中經歷的恐怖和懷疑。

 

  “如果我的生命結束了,”華沙的宗教老師哈伊姆·卡普蘭在日記中寫道,“我的日記怎麼辦?”,不久,他就被送到特雷布林卡的毒氣室。像書中引用的其他許多日記一樣,他的日記能保存下來絕非偶然。日記被偷偷送出華沙猶太人聚居區,轉給波蘭地下抵抗運動組織,最後到達紐約並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出版。

 

希特勒的妄想

 

  弗裏德蘭德認為,這些人成為受害者不能歸罪于納粹國家機器沒有個性特徵的操作過程,而首先要歸罪于一個人:阿道夫·希特勒。

  弗裏德蘭德對最近主要由德國年輕一代歷史學家撰寫的大部頭著作持批評態度。這些著作試圖把滅絕猶太人的計劃描述成行政官員、“專家”和東歐德國佔領區官員理性思考之後的決策:他們認為,必須殺掉猶太人,使該地區有限的食品供應滿足德國人的需要,或者給德國定居者及因為盟軍空襲無家可歸的德國人騰地方。

  這類觀點沒有解釋党衛軍頭子、負責實施滅絕計劃的海因裏希·希姆萊為什麼近乎瘋狂地一心要追捕猶太人,甚至跑到盟國芬蘭千方百計說服芬蘭政府交出國內為數很少的猶太人,他們無論在經濟還是戰略上對德國都沒有任何意義。這些觀點也解釋不了納粹頭子,特別是希特勒和戈培爾,在說到猶太人時使用的充滿仇恨的惡毒語言。

  弗裏德蘭德拿出大量篇幅引用希特勒的話,展現出他對猶太勢力的妄想。在希特勒的腦海裏,猶太人就是丘吉爾、羅斯福和史達林背後的勢力。他堅信,正是猶太人醞釀了1939年9月(事實上由他本人)發動的戰爭。美國在1941年夏秋表現出對盟軍一方前所未有的支援後,希特勒發表了一次又一次長篇激烈演講,抨擊他認為的羅斯福政策背後的猶太陰謀。這時,他對猶太人的迫害也開始升級,先是向東驅逐,然後大規模屠殺,直到徹底滅絕。

 

希特勒:猶太人是世界的敵人

 

  希特勒是個極端的種族主義者和反猶主義者。他在《我的奮鬥》中寫道:“雅利安人的最大對立面就是猶太人。”他把猶太人看作是世界的敵人,一切邪惡事物的根源,一切災禍的根子,人類生活秩序的破壞者。這些觀點成了希特勒後來屠殺數百萬猶太人,企圖滅絕猶太人的理論依據。究其原因大概與其生活經歷有關。

  希特勒是奧地利海關一個小官吏的私生子,從小缺少良好的教育,青少年時代整天流浪于維也納和慕尼黑街頭,鑄就了他既自私又狂妄的性格。正如他小時的一位班主任老師後來回憶所說的那樣:“希特勒缺乏自製力,至少被大家認為性格執拗,剛愎自用,自以為是和脾氣暴躁。”加上他患有痙攣性的神經質,發起癲狂來甚至會趴在地上啃地毯邊。希特勒是一個有嚴重病態心理的政治狂人。

    全站熱搜

    神州詩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